• 注册
  • Rewrite Rewrite 关注:32 内容:21

    Rewrite同人小說《このはなさくや》(咲夜前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稻荷社区(inapom) > Rewrite > Rewrite > 正文
    • 17
    • Rewrite
    • 大版主
      Lv2
      风祭此花时

      在更遥远的过去,咲夜与ミナタ小姐之间所发生的故事。

      原出处:2011年12月的冬comiket中樫田レオ的同人摊位出品的作品「このはなさくや,于2016年罚抄动画播放其间在pixiv公开。

      此人曾在你键不同领域担任脚本和写小说,算是半个官方人士,所以本文也算半个官方小说(其实并不是)

      译制:brianlokhin(地篝)于2018年11月4日开启汉化,2019年2月8日完坑(已许可转载)

      阅读注意事项:

      ミナタ小姐:汉化组翻译:美奈多小姐,本文追加汉字名字设定「水丹」

      没看游戏本篇剧情(尤其是凤千早线)的请先去攻略本篇游戏再阅读本外传。
      另外这只是樫田レオ自己脑海中的想像剧情,并不涉及正传,如有设定矛盾请不用太较真,也因为是2011年的作品所以他也注明有机会和後续的HF等作品有所矛盾。

      Rewrite同人小說《このはなさくや》(咲夜前传)

      “大概是像这绒毛一样的人吧。”

      ——《在树叶飘摇轻语的小径~特别篇Ⅰ:the pappus of a dandelion》

      大版主
      Lv2
      风祭此花时

      第一章


       接着,终于迎来水丹的十五歳生日。
       在那天,她好像感到身体有点儿不适。
       她看来没怎样把九条的话听进去,在课堂中也一直一副像是在腹痛的样子。
       平时老是对咲夜的学习多管闲事插嘴的水丹居然变得很安静,看来的确是状态很不佳。
      「水丹小姐……要不要去一下洗手间?」
       看到她这个様子,九条开声问她。
       水丹也不发一声地点着头,两人从房间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后,只有九条回来了,于是只剩她和咲夜两人的课堂重新开始了。
      「老师,大小姐的状况如何?」
      「没问题,不用担心。咲夜你就请集中于自己的学习吧。」
       虽然九条若无其事地这样回答,可是结果到了黄昏时间水丹也再没回来,他自己也没能把心思放到学习上。

       终于,到晚饭时总算于食堂露面的水丹的脸色看来已好转,当主夫妻看来没有在为她忧心。
       因为是生日的宴席,餐桌上排满了各种食物。今天连九条也加入了宴席,并会留宿一晚。
      「水丹,你也终于成为大人的一分子了,而且还是在这十五岁生日的日子,直得庆祝的事一同到来了呢。」
       在吃饭的途中,水丹的父亲情不自禁地这样说着。
      「真是的,父亲大人请你住口。还偏偏在咲夜面前说。……那个,很难为情的说」
       水丹稍稍瞄向咲夜那边,很少见的脸红起来了。
      「你差点偷跑出宅邸的那次,应该是一年前左右的事吧?虽然那时我也曾说过了,既然现在你的力量已经觉醒了,我就不再阻止你外出了。不,应该说你总有一天不得不外出。到了那时候,咲夜君,我的女儿就要拜托你了。」
       对当主的说话,咲夜搞不太懂其中含意,就顺着点头回答「是的」。
       看来是因为早知道在这天后水丹及咲夜两人就会被批准外出,所以自一年前那天起,水丹才没吵着说想要外出吧。
      「九条小姐,看来水丹终于也到了能派上用场的时候了。这之后也请拜托你了」
       用着不能想像是当主对佣人的谦卑态度,他低下头说着。
      「请交给我吧。由现在开始很值得期待呢。」
       与此相对九条也像是理所当然地作出答覆。
      那是稍微有点奇妙的景像。
      「水丹也终于到了这一天了呢」
       感慨万千的水丹的母亲这样细说着。
      「虽然曾担心过是不是有点太晚了,但这样一来祖先大人的预言也终于成真了呢。咲夜,以后就拜托你了哦。」
      「是的,夫人」
       果然还是搞不太懂状况,但咲夜还是点着头回应。
       感觉到求助的视线投向过来,他的父亲就在他耳边告诉他:「到了明天,我会慢慢跟你说清楚。」

      「像这样子并排着,你们两人就像是活动写眞(注2)的演员一般呢」
      (注2:活动写眞指的是一部日本动画短片,据信是日本动画史上最古老的作品。短片的主创人员未知,有证据表明其制作时间是在1907到1911年间,可能比西方动画开始在日本放映的时期还要早。这段短片是於2005年在京都市的一台家用放映机中发现的。短片全长3秒,描绘一位男孩写下「活动写真」字样,然後取下自己的帽子敬礼。其中的画面是使用制作幻灯片的设备经版面模子印出红丶黑两色,胶片经固定後循环连续地进行播放。By 维基)
       在水丹父亲的精心安排下,咲夜也穿上了盛装。被说到因为总有一天会成为水丹的执事,所以要穿上最高级的燕尾服。
      「亲爱的,你刚刚是在说电影的那个吧。故且不论咲夜,水丹她的野蛮性格可是完全没有根治哦。只着重外观上的培育,果然还是不行哦」
      「是吗?水丹都已经十五歳了,再不成长到和这年龄相应可不好呢。咲夜君,请你试着教导我女儿变得更贤良淑德吧。」
      「没问题的。因为女孩子只要恋爱起来,就自然会变成淑女。」
      「父亲大人,母亲大人,请你们开玩笑也要有点分寸。居然说我会和咲夜谈恋爱什么的。」
       对于这当主夫妻的玩笑话,水丹似乎认真的愤怒起来了。
      「我说,咲夜你也给我说点什么啦。记得要实话实说哦。」
      「是、是的。真的非常抱歉,老爷,夫人。我也一样对大小姐并没有什么……」
      「给、给我等等咲夜,你那句」对大小姐并没有什么...「是怎么回事呀,你是什么意思呀!」
       这回她把矛头指向了咲夜。
      「因为大小姐你刚刚要我实话实说,所以才……」
      「嘻嘻,咲夜他这么老实真是好呢。和这相比水丹,你就一点也不老实了呢。刚才我一句也没提起过咲夜哦。」
      「母、母亲大人……。真是的,不管你了!」
       这样说着的水丹露着一副鼓嘴的险。
      「真要说的话,咲夜他明明长的这么大块儿,却会说着害怕猫咪。这样没出息的男人,本小姐才不可能对他会有什么想法呀。」
      「那、那是……」
      「哎呀,是这么回事吗? 咲夜?」
      「……是的,夫人。」

      年幼的时候,在庭园的某处曾有猫儿偷混进来了。
       咲夜和水丹虽然在书本中曾见过,但那是初次亲眼的看到真正的猫。
       对稀奇的事物接近毫无防备的咲夜,就被牠抓个正着了。脸颊和手背都冒出了血丝。
       另一方面对水丹则是亲近得可以让她抚摸喉咙。
       「听说动物可以分辨出心灵美丽的人,原来是真的呢」
      先不管像这样子嘲笑着的水丹,咲夜对这展露出露骨的两面性小猫咪感到十分惊恐。
       当水丹说着「真想养一下呀」的时候,猫儿突然翻滚身体甩开他们,然后跳过了围墙跑到外面去了。
       就性情多变这方面而言,也许和水丹很相似也说不定。
       但是,那伸出爪子面向自己的嘴脸,以及那两面性,就和那抓痕相应,于年幼的咲夜内心深深植入了对猫的恐怖感。
       从那以后,就算只是在绘本或图鉴之类的看到猫的图像或相片,他也会感到鸡皮疙瘩,并产生出嫌恶感。
       现在想来,一定是因为是咲夜首先吓到了猫儿,事情才会变成这样吧,但年幼时所感受到的恐怖,并不是简单的就可以摆脱。

      「什么嘛,稍微有些弱点才显得更可爱呀,那样子反过来更受女孩子欢迎哦。对吧,水丹」
      「真是的,连父亲大人也这样说。我不管你们了!」
       这样说着,水丹用能发出脚步声的步伐,就这样走出房间了。
      「哎呀哎呀,难得的生日居然不小心激怒了主角呢。咲夜君,能不能拜托你平息一下这位小公主的脾气?」
       既然水丹的父亲这样说到了,不追上去也不行了。
       于是咲夜也很慌张地走出了房间。
       而这也是,咲夜与仍然在生的水丹的双亲,以及自己双亲的最后一次对话

      回复
      大版主
      Lv2
      风祭此花时


       安抚完水丹的脾气后,已经到了很晚的时间。
       到了床上就寝的咲夜,在那晚,发了一个恶梦。
       那是被冠上「没法看到形态的恐怖」之名的怪物,或是「没法看到底部的黑暗」之名的怪物,从脑袋中直接袭击而来的梦境。
       那本来应该只是一个梦境,但一旦松懈起来,感觉就会被夺去理智。
       只要被那恐怖吞噬,就再也无法逃脱出去吧。
       只要堕进那黑暗里,就再也无法爬回这里吧。
       就在这梦与现实之间,咲夜拼命地在战斗。

       那非笔墨所能形容的东西,正渐渐获得优势。
       咲夜失去了脚踏点,就像是要掉进了一个无底地洞一般。他只是靠着一只右手勉勉抓住洞的边缘。而且他的姆指和小指也松开了,余下的手指也已经用不上气力了。
       这样下去的话,就只有死路一条。
       即使只是在梦中,咲夜也清晰地浮现出这个想法。

       需要,更强大的腕力──。
       需要,更强大的精神──。

      一刹那,位于脑袋中的齿轮,稍微转动了。
       让自己的肉体成长一个阶段的影象,使心臓加速跳动,并通过血管前进,循环全身。
       右手的力量,增强了。
       用着单手引体上升的要诀,而且还是处于姆指没有碰到边缘的状况下,将全身整个推了上去。然后举起了垂下了的左手,靠着左手从洞里爬出来了。

       灵魂感受到一股强力的鼓动。
       他张大了嘴巴,放声大叫。
       那空气的振动,在瞬间广散一遍。
       驱散了恐怖,打消了黑暗。敌人也已经消去了。
       在一纸之隔的情况中拾回性命了,他这样认为。
       接着,他感到全身脱力。
       就好像是,与为了甩开什么而得到的这股力量作交换,失去了同等生命力一般的疲劳感,正包裹着全身。

       感到很困的同时,又再次进入更深层的睡眠。
       他正是梦见──像这么差劲的梦了。
       翌日早上,当他醒过来了,全身都因流汗而湿透了。在那不快感没法收拾的状态下,他只好去洗把脸强行让意识清醒起来。
       当他走下梯阶时,原本应该在这时候准备早饭的咲夜母亲并不在。
       而那天晚上留宿一晩的九条,在食堂也一副很困惑的表情,这时水丹也走下来了,但在那之后就谁也没再紧接着出现。

      「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当主夫妻也没醒过来。咲夜的双亲也一样没醒来。
       就算在寝室外面呼叫着,或是敲着门,也没有任何反应。
      「没有办法了。虽然知道很失礼,但也只好破坏门锁了。毕竟可能是在房间内倒下了。」
       九条意外地用了很强的力度用身体撞向门扉,把其撞破了。

       结果,两人都躺在床上并已经去世了。
       他们的表情充满痛苦,简直令人想问究竟是遇到什么恐怖,才会变成这样子。
       他们都挠破了喉咙,沾上那血液的指头,就像是想要抓住什么般就这样向天上伸去地固定着了。

      「父、父亲大人!母、母亲大人!」
       水丹激动得张惶失措,虽然摇晃着两人的身体,但也没有得到回应。
      「咲夜,水丹小姐就拜托你了!」
       留着两人不管,九条就从房间走了出去。
       对还在不断叫喊的水丹,咲夜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默默的待在她的身边。

       九条很快地就回来了,并横摇着头。
      「咲夜,你的父亲和母亲,也果然……」
       走向双亲的寝室,看到父亲和母亲,和当主夫妻同一个样子地去世了。
       感觉涙水快要流出来,声音也快要溢出来了。
       但是,既然水丹都在哭了自己就更不能跟着哭出来,所以要拼命的恐耐过去。
      「去叫警察来吧。」
       而对咲夜这句话作出反对的,是九条。
      「……那是,不行的哦」
       四人的死法明显是很怪异,也可能是强盗所干的好事。虽然不查一下是否有被偷了什么东西的话就不能确定就是了。
      「大概,并没有被偷去任何东西吧。……不、打从一开始我就不认为存在从外而来的侵入者。如果有的话,我是不可能没察觉得到的。所以这并不是普通的杀人事件。」
       不知为何她作出了这样的断言,这时九条看向水丹那边。
       哭累了的水丹,正呆滞地坐在双亲的亡骸旁边。
      「咲夜,你昨晚有碰到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我并没感觉到有谁侵入的气息或者声音之类的……」
      「不是说这种的,而是问你有没有梦到什么很讨厌的梦境……例如梦见被来路不明的恐怖感袭击之类的梦。」
      「难道,老师你也梦见吗?」
      「是的,看来咲夜你也一样呢。……没想到,你也能活着挺过去呢」
      「难道说,老爷和父亲他们,也是因为看到这个梦,而……」
       虽然话语变得混浊起来,但想说的意思应该有传达到过去。
       九条保持沉默地,点了一下头。
      「那么,大小姐也……」
      「咲夜,现在就先不要去想这个吧。」
       九条感觉是要故意回避有关水丹的话题。
      「比起这个,咲夜,你的右手究竟是发生什么事了?」
       其实由早上起来时就已经发现了。那果然,不是我自己一个人会错意了呢。咲夜的右手,和左手相比明显变得是粗壮了很多。明明到昨日为止,都没有这回事。
       而能估计到的原因,也就只有一个。
       就是在做那个梦时,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异变。右手的力量急速地增强,从而渡过了危机。
      「是吗,你是靠这个而得救了呢:咲夜,看来你也是一个能力者呢。而且居然还是一个『篡改者(rewriter)』。这真的是预计之外的收获呢。」

       当所向看起来一副自己一个想通了的样子的九条寻求说明时、水丹也来到两人身处的地方了。
      「你没事吗,大小姐。」
      「嗯、嗯。虽然的确是感到十分惊讶,但总算是冷静下来了呀。已经不能再让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看到我蒙羞的一面了。……总之,先联络警察吧。」
       虽然水丹表现出了毅然的态度,
      「不可以这样做。」
       但果然,还是被九条制止了。
      「为什么呀?应该说,老师你根本没有阻止我的权利。难道你不想知道,让我双亲和咲夜的父母们遭到这种对待的犯人是谁吗!」
      「我只有一件事想询问。水丹小姐,你昨晩有梦见奇怪的梦境吗?」
      「没有,我倒头就睡着了呀。……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地」
       摆出一副看来很后悔的表情的她的回答,和咲夜他们并不相同。
      「可是,这又和这事有什么关系呀?」
      「是的,我果然没弄错。水丹小姐,不,此花水丹」
       九条她,露出了一直以来也从没见过的冷淡表情。
      「你就是这次事件的犯人。就是你,把自己的双亲开始算的四人都杀害了。」


      第一章【完】

      回复
      大版主
      Lv2
      风祭此花时

      第二章


       咲夜和水丹跟着九条一起,走出此花的宅邸,被带往『守护者』的训练施设。


       之後,三年过去了。
       由咲夜他们到达施设没隔多久,这个国家就开始了战争。这是一个和相隔大海另一方的大国之间的战争。在序盘虽然能互角地战斗,但最近却正陷入不利的状况,恐怕这边即将就会落败,也有收到敌国正开发新型炸弹的情报。
       『守护者』的情报网网罗世界各地,而且其精度很高。
       本来『守护者』就是个世界性的组织,与『主义者』的战斗和其所属国家并无关系。就算以国家来说双方是敌对,对『守护者』的同志来说也并没有关系。


       在这数十年间,『守护者』与『主义者』斗争一直处於平稳状态。
       就算发生争端,作为其对立的根本原因的『键』,本来就不存在於世界的任何地方。
       在上一次的出现後的数十年,一直也没有诞生出新的『键』。
       因此,随了互相袭击据点之外就没有其他引起战争的种子,战斗也自然只到小规模争执的程度。


       但是,到现在就不同了。
       在世界被卷入大战勃发状态的稍微前一些,水丹和咲夜能力觉醒的稍微後一些,确认到『键』的诞生。
       突然间,『守护者』与『主义者』的行动也变得活跃起来。


       咲夜及九条也投身参与围绕着键的战斗当中。
       而『魔物』是一个强敌。
       即使只是以鸟儿或犬只作其形态的类型,也拥有着远超一般人类的力量。
       虽然咲夜本身还没有遭遇上,但听说当中甚至有着仿照龙或凤凰这种传说中的怪兽的类型。


       重复着训练和实战的日子。
       一起进行训练的同伴也有数人已经失去性命。
       咲夜毫不吝啬地使用着『篡改』的力量。
       提升了身体能力,以自己的肉体作为武器。提升了五感,将感觉琢磨到极致,提升了脑内物质的生成能力,塑造出不知疲倦的身躯。
       而这正是,咲夜所遇上的不幸。
       靠『篡改』所提升的能力,是不能回复原状的。只能单方面不可逆地变强。
       并且,咲夜每次这样做也需要消耗生命力。
       『篡改』是以生命作交换,把自己强化的诸刃之剑。
       对咲夜来说最不幸的,是就算在『守护者』的教官内,也没有人具体知道这个『篡改』能力的特性的这个事实。
       这是由於『篡改』是一个极度稀有的能力,只存在於文献纪录中。
       所以,也只能透过实战来勘查清楚,但当到了察觉之时,咲夜的身体已经受到很大程度的侵蚀。


      「在这之上的『篡改』,会很危险。」
       就如九条所言丶咲夜的身体开始呈现出异形的样子。
       全身肌肉不自然地隆起,甚至能感觉到歪曲起来了。
       曾是年轻貌美的那美少年面貌已经完全消失,身体的精悍变得显眼。对一个年龄是十六的人来说,看起来却彷佛像个大人。
      「但是,就凭这程度能否打倒地龙呢?」
       如果是对黑兽(黑犬)程度的敌人,根本不能和咲夜相提并论。
       但是,如果出现於传闻中听说过,像地龙这类传説级的魔物的时候,自己的力量还行得通吗。
       就算只是单纯与比自己身形巨大很多的对手战斗,那时候又是否拥有对对方有效的武器呢?这份不安滔滔不绝。
      「你已经比我强大得多。如果战个一百回一百回也会是你的胜利吧。」
       九条的能力是『魔弾』(注4)。只要锁定了目标一次,所投掷的箭矢将是必中。可投掷的东西并不一定是箭矢,例如就算是用粗大的树干也一样可以。
      (注4 :neta就是着名的「魔弹射手」,话说这能力应该叫死纹十字班吧(大误))



       她在『守护者』当中也算是首屈一指的能力者。
       但是,如果有咲夜的听力,就可以事前察觉出箭矢的到来;如果有咲夜的视力,就可像抓蜻蜓般捕捉到飞翔中的箭矢;如果有咲夜的腕力,则就算飞来粗大的树干,也可在瞬间将其折成两半。
      「可是,老师的能力很适合与比自己大上一圈的对手,我即使变得再强,那也是以对手是同等的身型为前提。把我和先生的强大作比较是没有意义的。」
      「就算如此,也不能容许发生什麽万一而失去你的。不单是因爲『篡改』的能力者稀少,也是因爲你连『目』的能力也同时兼备。」


       所谓的『目』,是能看到正常之下不可看见的『键』的能力。而拥有这力量的人丶也同样甚少出现。
       当『键』诞生下来後,会在世界各地流浪。虽然有说法指这是为了了解世界的现况,但真正情况是怎样没有人知道。因为在普通情况下并不能看见它,『守护者』及『主义者』也只能依靠手中仅有的『目』来追查它的行方。
       『主义者』是为了毁灭世界。
       『守护者』是为了防止这事发生。


      「总而言之,在此之上的『篡改』伴随着危险。请你尽可能地自重。」
       结果,九条也只能这样子说
       自己身体的异変自己当然最清楚。
       咲夜也不打算犯上因无谓地使用能力而自灭的愚蠢错误。
      「我明白了。」
       这里就先作出妥协吧。
      「所以我今天可以和大小姐见面吗?」
       然後作出提案。在这数个月,都没有见过水丹一面。
      「嘛,好吧。最近的确都没有见面呢。」
       九条装出一副没有办法的样子,答应了这提案。

      回复
      大版主
      Lv2
      风祭此花时


       结果,水丹也没能变得可以将能力自由地制御。
       首先,就算来到这个施设,她也完全没有睡觉。是因为自己曾将双亲们共四人都给杀害这个事实吗?她相当忍耐着睡觉。
       因为这样忍受下去会危及她的性命,所以他们进行了某个实验。
       让水丹待在有睡床的无人建筑物,并让咲夜在旁陪睡,才终於使她能够入睡。
       而咲夜则作为实验对象,去详细调查水丹的『恶梦』,就是这样的一个实验。
       一个月以上也未曾得到睡眠的水丹,在看到咲夜安稳的笑容之後,很快就传出了鼻鼾声。
       当水丹进入沈睡之後没多久,咲夜的脑海里又再次流入像那一天般的恐怖影象。因此明白到,对象者是醒着还是睡着对这能力也毫无关系。
       以前曾抵受过去的咲夜(注5),如果不再次使用『篡改』的话,这次也不能忍耐过去。看来随着睡眠的深度,水丹的能力也会相应强化。
      (注5:原文这里写的是「水丹」不是「咲夜」,但考虑前文後理这应该是误字,故作修正。)


       翌日早上,到邻边的建筑物避难的训练生当中,出现了死人。
       水丹的能力的效果范围比想像中更加广阔,精神力薄弱的家伙根本不能抵受得到。
       而这个事实,则对水丹隐瞒着。
       一边重复不断的实验中,也一边产生出几名死人或者废人。
       水丹的能力的强度,和她的睡眠深度成比例。能力在水丹进入深层睡眠时发动,向対象者产生作用。那个范围,大约能波及数百公尺。如果此花的宅邸不是那麽广阔的话,应该就会连邻家也会出现受害者。
       接着,无论怎样做,水丹也做不到控制能力的开关丶効果范围丶以及发动的时机。
       能力本身虽然强力,但在普通的战斗中却没有用处。
       再加上,水丹的身体能力也没任何值得一提的地方。向好里算也只是与常人无异。无论如何也没有靠肉身与『魔物』战斗的力量。
       无法制御的炸弹就只有一条路能用得上,就是仅限一次,单独地进行特攻,而且只限在歼灭战时有用。
       上层部这样判断後,就将水丹隔离开去。
       在远离训练施设的地方,水丹独自生活着。只为了紧要关头时能作为兵器来使用。


      「大小姐,你过得还好吗?」
      「怎可能好呀。这里的生活很无聊哦,咲夜」
       很久没见的水丹的脸色看来还不错,总算是安心了。
      「就算如此,您看来没有太大改变就已经是件好事了。」
      「……这样说着的咲夜,却变了好多呢。」
       由上至下都眺望了一遍,水丹叹了口气。
      「已经完全变得粗壮起来了呢。这样一来,已经不再适合穿上洋服和配戴髪结了呢……真可惜。」
       水丹开玩笑般的垂下了两肩。


       在重复实验的期间,水丹只能在得到许可的时候才能睡觉,而不在进行实验的时候则需服用不眠药。
       尽管体力因而下降,精神上也很变得累垮,但自从隔离至这远离的小屋後,状态就回复了很多。
      「大小姐,非常抱歉。因为我的能力不及,为大小姐带来很多不便。」
       即使事情已发展至此,她原来始终还是名家的千金小姐。
       这种单独生活,不,在这『守护者』的施设渡过的三年生活,对她来说都是很辛苦的日子吧。
      「真是的,咲夜你呀,已经变得会用上『我(私)』来说话了呢。以前明明都说着『我(僕)』的……真的,已经是个大人了呢。」
      「……那是,大小姐你的...」
       可能因为她当时意识朦胧,所以她已经想不起那时自己曾经说过什麽了吧。
      「而且呀,虽然在宅邸时生活没有什麽不便,结果还是没怎样外出呀过。而在这儿的生活,也是一天会送上三餐,在遭到闭关的意义来说其实也没太大改变呢。……这样下去真的就会变成真正的『箱入娘』了。」
      「……噗」
      把头倾倒一方的水丹看起来很怪诞,令咲夜禁不住漏出笑声。
      「要说不同的话,大概就只有这儿没有咲夜或父亲大人或母亲大人,或者其他任何人这点而已呢。我一个人很孤单呀。」
      「请您不要说这种寂莫的话。我就在这里。虽然不能经常在您身旁,但我的心一直也会和大小姐共存的。」
      「……我明白了啦。只是稍微说说看而已。咲夜真的很温柔呢。你今天大概会待多久呢?」
      「就算想留宿一晩也可以,被这样说了。」
      「是吗。那麽,晚饭就由我请客吧。真期待呀。」


       运送过来的食物都是高质素的东西。
       两人分的晚饭,很快就吃完。
       即使如此,水丹也笑着说:「今天的晚饭特别美味呀。」


      「没有发生像之前那样的事情真是太好了呢,咲夜」
       晚饭後,水丹向他搭话。
      「……的确是呢。那时候,真的非常抱歉。」
      「你就没必要这麽拘谨啦。那甚至是出乎意外地令人感到快乐哦。只不过,咲夜那次倒是冷汗直流了呢。」
      「……是的。」
       想起数个月前的失态,咲夜俯下头来。
      「……噗。」
      「大小姐,请您不要边回想边笑出来。」
      「不可以在意这种琐碎的事情哦。毕竟,那时候的咲夜真的……噗。」


       那一天,就像今天那样到访水丹这里的咲夜,到了晚上时,两人一起在周边的森林里散步。水丹在前面走着,而咲夜在她稍微後面跟着走。
       很少走出小屋外的水丹很少有的变得欢闹起来,两人的距离渐渐变得远离了。
      就算咲夜口里说着「请尽量不要离我太远」,他还是任由水丹自由奔走。
       因为这一带都是『守护者』的领地,所以不能否定咲夜的内心因此出现了松懈。
       这时有什麽出其不意地从草堆中飞跳出来,水丹发出了小小的叫声。


      「『水丹小姐!』这样喊着奔跑过来的咲夜那时明明很有型,而且还摆出一副『刚才不是才说过请您别离我太远吗?』的罕见怒顔。对对,那个样子本来也是威风凛凛的呢。」
       一边回想,水丹一边笑出声来。
       飞跳出来的身影,是一只身体细小并有着四肢的动物。
       想到可能是『魔物』的袭撃而更加快脚步奔跑接近过去一看……那是一匹猫儿。
      「咲夜你居然仍是不擅长对付猫儿什麽的。一边『吚!』地呻吟着一边摔屁股的咲夜实在太可爱了呢。简直像是,以前那一般。」
      「……请绝对要向老师保密。」
      「那是当然哦。明明是『守护者』的战士,实际上却害怕着猫儿什麽的我才不会说啦。」
       如果是现在的咲夜,当然不会被猫伤害得到。而且看『篡改』的使用方式,甚至可能将这恐怖心给直接消灭掉。
       但是,因为这样干就等同令年幼时的回忆也跟着一起消失,所以才维持现状没去这样做。
       所幸的是『主义者』所操控的『魔物』尽管有犬型或是鸟型,但从没见过有猫型的。


      「大小姐,那今晚的散步打算怎麽办?」
       就像是为了让这话题就此结束,咲夜这样询问。
       只要是和咲夜在一起,在附近散步这种程度的事情都会被许可。
      「对呢,那就稍微出去走走吧。今天要是没有猫儿跑出来就好了呢,咲夜」
       对於这句话,咲夜就只是老实地点了一下头。


       这次确保着不远离太多,两人并肩地走着。
       虽然顶多也就一小时左右的散步,水丹还是很享受地眺望着月亮。


       已经夜深了。
       水丹露出了安心的面容,正在睡觉。
       她的能力对经过强化的咲夜也已经差不多没有效果了。和被追赶到濒死边缘的那个晚上相比,简直就像是骗人一般。
       因为清楚知道这事,水丹也很快就顺利睡着了。
       咲夜在旁边挨近了她,注视着这个比自己大两歳的少女的睡颜。
       就算四周很黑暗,只要仅有一些透过窗户照射进来的星星光芒,以咲夜的视力来说就没有关系。


      「简直就是,一头怪物呢。」
       咲夜这样自嘲着。
       在身边的,是和以前一样没有改变,不,是变得更美丽的少女在睡着。
       虽然那漂亮的头髪已经变得蓬乱,而穿的衣服也是粗劣的货色,和住在宅邸时完全无法相比。
       但就算如此,水丹还是很漂亮。
       与此相比,自己已经变得很丑陋。
       被水丹说简直就像个女孩子的那时,已经成为久远的往事了。
      「至少希望只有心灵也好,能维持是个人类。」
       这个希望,只要有这个呼呼发出鼻鼾声的少女在身边的话就能实现吧。
       要保护水丹。一直保护着她。
       和孩子的时候已经不一样了。以姊弟般的关系被养育的少女和少年的立场,已经完全替换了。
       咲夜已经不得不去守护水丹了。


       到了翌日早上,虽然心里明白,但水丹确认咲夜平安无事,还是露出松一口气的表情。
       训练的开始时间已经迫近,不得不立即回去了。
       水丹到最後也一直依依不舍地挥手送别。


      第二章【完】

      回复
      大版主
      Lv2
      风祭此花时

      第三章

      ◆ 四人正向着风祭市出发。
       相隔数年後再到访的街道,变得十分安静。随着战况的恶化,这世间上正浸透着一股败战的氛围。
       道上的行人表情都是一样的灰暗。身穿的服装也是卡其色的平民服或者劳动服,咲夜所知道的那些身穿鲜艳夺目服饰的民众,这儿一个也没有。
       另外街中也不见有年轻的男性,所以加藤和咲夜,都受到周围隐隐约约投过来的目光注视着。
       正在前往的地方,是郊外的森林。有『键』出现在那里的可能性。
       本来该赴往战地的两个年轻男士,两人站在一起却会受到多馀的注目,因此不如分成二人组会比较好,九条向加藤这样提案,并得到批准。
      「在森林的入口再碰面吧。不要晚到。」
       这样说完後,加藤和九条丶咲夜和水丹就向两个方向分开了。
       在向风祭出发的之前,咲夜曾从九条口中听过:「……结果,就算水丹被准许了同行,也只是当作摆脱麻烦。上层部认为她是个累赘。」
       魔物的最大弱点丶是作为操控者的『魔物使』。能将他们一扫而空的水丹的『恶梦』尽管是充满魅力的能力,但她本人的战斗能力和常人无异,在能力发动中是极其没有防备,所以单独行动是不可能的。
       另外,水丹的能力是不管敌我关系地袭击过去。虽然如果是处於『守护者』最前线中战斗的家伙,大概不至於即时令他们达至死亡,但果然还是想避免危险。
       更甚的是,就算是现在的上层部,和『主义者』发生全面性的斗争也是初次的体验。而且目前是『守护者』处於斗争的有利位置。「只要继续维持下去,不是也可能就这样子获得胜利吗?」像这样子的意见已成为了主流。
       那样的话,就没有特地去把难以运用的水丹投入战斗的必要了。
       在国内,因为战争的影响令筹备物资变得困难,所以不可能将何时也派不上用场的水丹放置不管。
      「在这次的『键』的探索中死掉的话就正好不过,上层部就是这样考虑着的。……不,我及加藤指挥官甚至收到了,跟据状况将她抛弃掉的命令。」
      「……为什麽你要将这些,告诉我呢?」
      「因为我觉得这才合乎情理。」
      「……难道『守护者』不是正义的伙伴吗?」
      「是谁和你说过这种话?」
      「是...老师。在最开始时这样和我说的。『守护者』是要打倒想令世界灭亡的『主义者』的正义的伙伴。」
      「是这回事呀……。那麽,那大概只是为了令你接纳我们的方便说辞罢了。我们并不是什麽正义的伙伴,就只是『主义者』的敌人,仅此而已。」
       九条稍微弯起嘴角,笑出来了。
      「老师,为什麽会当起『守护者』?」「……天晓得呢丶这麽久远的事情,早就忘记了。」
       九条当上水丹的家庭教师,是在现在的咲夜的歳数的时期。
       那加人『守护者』,应该是更加以前的事吧。
      对她究竟有着怎样的过去,咲夜没有再进一步讯问。
      「我也没打算很积极地执行这个指令。那算是对长时间一起相处的你们最低限度的挂虑吧。但是,加藤指挥官的话我就不知道了,我也不能去妨碍这件事发生。所以,如果你要保护水丹的话,那就要独自去守护,独自去战斗。」
      「……是的。谢谢你。」
      「并没有需要向我道谢的理由。还有,不要忘了,要是『主义者』取得胜利,那想要保护谁的想法也没有屁用,因为世界都已经灭亡了。因此应该优先於什麽,可千万别搞错呀。」
       当然,像这样子的对话内容并没有转告给水丹知道。
       水丹正对初次走上的风祭街道感到很珍奇地四处眺望着。即使是没有说话声或其他动静的街道,对她来说仍是非常新鲜。
       在向指示的地方出发前,经过了此花的宅邸前。离指定的时间,还有若干的余裕。
       被白色墙壁所包围的宅邸屋敷寂静无声。
       庭园的树木也已经长时间没经过修剪,树枝潦乱地生长起来。
       只有蝉儿的声音,令人觉得吵耳。
       从九条那边听说过,现在谁也没有住在里面。在水丹的双亲死後到来的『守护者』的接手人,从与军部有所联系的此花家所经营的贸易业中得到莫大的利益,并回馈给『守护者』,但是到了最近,却被败色浓厚的军队舍弃,公司也倒闭了,已经收手没再经营。
       水丹的双亲所遗留下来的东西,已经只馀下这个无人的家及水丹本人了。
      「大小姐,要不要……进去看看?」
       不忍看到在门前一直注视着宅邸的水丹,咲夜开声提议。
      「不了,这样会赶不及呀,我们走吧。」
      「只是一会儿的话我认为没有问题。」
      「……如果进去了,应该就不是一会儿就能够完结吧。被琐碎的感伤所囚禁着的话,也会阻碍任务的进行吧。」
       本来应该比谁都更希望归家的水丹都斩钉截铁地这样说了,咲夜也不能作出反对。

      回复
      大版主
      Lv2
      风祭此花时

      在刚离远了宅邸的门前後,水丹转过身来。
      「咲夜,那棵樱树,你还记得吗?」
       还是孩子的那时候,即使咲夜喊停也当没听到的水丹曾经无数次爬过的巨大的樱花树。
      「当然记得,大小姐。」
      「庭园也变得荒凉了呢,明明你的父亲大人以前一直好好的修整。到了春天不知道还会不会有花儿绽放呢?」
       咲夜回想起从父亲那里听过的话语。
       樱花树的修剪是很困难的。但是,只要适切地进行修剪,那就能在毎年也绽放出花儿。
      「大小姐您知道木花咲耶姫(konohanasakuyahime)吗?」
       然後回想到从父亲那里听闻过的,那位名字中包含着『konohana』和『sakuya』的公主。
       这次的任务没有能活着回去的保证,当然无论发生什麽事也一定要保护水丹。但是,自己会变成怎样就不清楚了。
       那麽,趁这个机会说给她听也不坏。
      「当然知道哦。是神话里出现的神明吧。她是一位如花一般美丽,但也如花一般短命的女性神明。正正是和樱花一样呢。这样说来……你的父亲大人究竟是有着什麽想法才帮你取这个名字呢?」
      「大小姐,因为您稍候搞错了一点所以请容我作订正。我的名字并非是父亲取的。而是老爷为我取的。」
      「是父亲大人帮你取的?」
      「是的。从老爷和大小姐的『此花』,与我的『咲夜』合成就是木花咲耶姫。就像樱花一样令人怜爱且虚幻的生命。但是,这位贵姫和名为琼琼杵尊的男性神明之间留下了三个孩子。当中其中一个,就是在这个国家中被认定为神明的那位大人的祖先。樱花就算凋谢了,只要对樱花木适切地进行修剪,明年以後也还是会盛开花朵。就算不是与前一年的花拥有相同的花瓣,但那同样是生命。所以,木花咲耶姫,是万世一系,子孙繁荣的象徴。老爷所期望着的…也许就是这个了。(注6)」
       再进一步的话语,咲夜就说不出口了。
      「此花咲夜」
      水丹轻声说道。
      「那麽……即丶即是丶咲夜要改姓此花,然後让你能一直留在此花家……。那丶丶那丶那个丶即是丶我丶我要和咲夜结丶结...」
       呜!像是是从头顶喷出水蒸气般的水丹整个脸都变通红了。
       即使正值盛夏,看来这也是个令她的体温上升不少的事情呢。
      「好了,差不多该走了,已比予定的时间晚了。」
       挥去不舍的心情,离开了宅邸。
       意料之外地把一直没说出来的话告诉了她,光是这样就足够了。
      「一定,要再回来哦,咲夜⋯」
      「是的,大小姐。我们一定可以捕获到『键』,让世界得到和平。」
      「……是呢,咲夜。」
       那之後,两人默默地行进,在太阳下沈前,与加藤指挥官和九条合流了。
      (注6 正如上面解说,木耶咲夜姫(或者较多人知道的名字:鹿苇津姬)是天照大神的孙子琼琼杵尊的妻子,他们都是《日本书纪》中记载的神明,神道认为木花开耶姬是富士山的女神和樱花之神,传说她能护佑富士山不喷发;因其庙位於富士山终年积雪之高处,故其神像多穿白色衣物。顺便其三名儿子分别是火阑降命,彦火火出见尊,火明命。上文提到的其中一个儿子应该是指彦火火出见尊,他的孙子是日本第1代天皇神武天皇。)

      回复
      大版主
      Lv2
      风祭此花时

      ◆ 日落时间很快就过去。当夜晚到临时,四周被漆黑包围。这晚本应是满月之夜,却因为云块的出现,使黑暗更加深渊。
       夜晚的森林湿度很高。因为在日间是进行光合作用吸收二氧化碳,而晚上就相反地进行呼吸,而连同水蒸气一起排放出来。
       一边啃咬着携带食品,各人轮流进行着休息。 加藤与『守护者』本部发出了无线联络後,
      「此花,你就吃下这个。」
       将白色的药丸交给了水丹。
       那是在过往进行『恶梦』的实验时也有被吩咐吃下的不眠薬。
       只要吃下一颗,就会强制性地不能入睡一晚。
      「就算是万一,也不能因为你的力量而令我们全灭。」
      「那样的话,大小姐的疲倦就恢复不了。」
      「我不管。完成任务比什麽都优先。」
       咲夜的反论很轻易就被否决了。
      「不要紧啦丶咲夜。我也不希望自己扯别人的後腿。」
       这样说完,水丹就吞下了药丸。
       为了躲避敌人的目光,他们没有生火,首先由九条当看守。
       咲夜闭上眼睛,横躺下来。
       在他背後,感觉到微弱的吐息,水丹就在那里。
       因为药物的关系而不能入睡。明明让积累疲劳的身体休息是必要的,却不被准许入睡眠,那已经算是拷问了。
       果然,事情变得与咲夜所畏惧的一般。
      因为对水丹的情况很在意,咲夜也一直保持清醒。这已经不是不睡一晩总能撑过去这种轻松状况。
       黑暗中,蝉儿也停止了鸣叫,只有低沈叫声的鸟儿在叫。那是枭(猫头鹰)吗?还是说,是鸟型的『魔物』吗?
       哈丶哈丶哈丶呼丶哈丶呼丶呼丶哈丶嗯丶哈丶哈丶呼丶哈丶哈……
       水丹的气息很凌乱,呼吸也变得急促。因不能入眠而正痛苦着。
       虽然想出声说话,但还是忍住了。
       如果知道咲夜是醒着的话,那只是令水丹增加多馀的操心。
       一定会令她觉得,是自己的错使他没法入睡吧。
       真想早点轮到自己进行看守。那样的话就可以没有顾忌向水丹搭话了。
       如果什麽事都没发生,平安无事迎来早上那就最好不过。
       那样的话,只要和本部联络,提出支援请求,再让水丹归回去。
       虽然因爲希望让水丹看看风祭的街道的想法,才请求让水丹一起参加的,但森林的探索比想像中更加严峻,更何况连那种尸体都出现了。
      只能闭上眼睛,用耳朵留意着痛苦的水丹的身体状态的这个状况实在太令人焦躁了。

      有人连脚步声也没发出地走近水丹。
       眯起眼晴一看,那是在担当看守的九条。
       当想看她是要干什麽时,她打开了水筒盖子,用水弄浸身上带着的抹布。然後,开始拭擦看来很痛苦地吐着气息的水丹的额头。
      「……镜花。」
       从九条的口中好像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但完全不知道她说的是谁。
       好几次温柔地为水丹擦去汗水,她的气息稍微平静下来。
      「……谢谢你,咲夜」
       水丹轻声低语着。
       是因为闭着上眼睛吗?还是因为四周阴暗吗?她把九条错认为咲夜了。
       九条什麽话也没说,就离开了现场,回去进行看守。


      回复
      大版主
      Lv2
      风祭此花时

      ◆ 在九条之後,轮到加藤负责看守。
       结果咲夜所祈求的都落空了,异変出现了。
      「是『键』!」
       听到加藤猛烈的叫喊,咲夜也一跃而起。九条及水丹也立即重整体势。
      「你,跟着我过来。九条和此花,都在这里待着。」
       很快说完後,加藤就飞奔出去了。
       加藤即使在黑暗中也能使用『热视线』毫无困难地避开障碍物。而视力得到强化的咲夜,在黑暗中行动也是轻而易举。
      「为什麽你知道那是『键』呢?」
       作为『目』的咲夜,也没有亲眼确认到它的姿态。究竟『键』果真是在吗?还是那只是加藤弄错了呢?
      「我也没有确认到它的姿态。但是,是温度呀。那明显和人类或普通的生物不一样。是更加的……冰冷,是某种令人感到可怕的东西。」
       本来一直都很强势的加藤的声音,很稀有地有少许的震抖。
      「那难道不是『魔物』吗?」
      「如果是那样,我一直以来也和它们战斗过很多次,其中的差异我还是能分辨出的。就算这次的不是『键』,这也一定是至今也未曾遭遇过的未知的存在呀。」
       既然把话说得那麽明确,那就不会是弄错了。
       至少,看来的确是有未知的胁威正逼近。
      「就在附近。」
       加藤小声地停止移动。
      「是人型,大小是……和小孩子差不多吗,看来还没有发现我们这边的样子,看来只是在森林中漫无目的地徘徊着。」
       『热视线』与通常的视觉相比可以感知到更遥远的位置。
      「看来用不着依靠你了呢,只是这样程度的话,我一个人也杀得了。」
      「那明天和本部联络,等待支援的事打算怎麽办?」
      「你这家伙,是想命令长官吗?这可是千载一遇的好机呀。只要成功捕捉到『键』,那可是个大手笔呀。那算什麽?对手只是个小卒。而且还毫无警戒。」
       这样说过後,加藤在树木间穿插着地前进。连和树叶磨擦的声音也没发出,那是狩猎者的行走方式。
       向着目标宁静隐匿地接近。
       黑暗对加藤来说,是絶好的狩猎场地。
       但是,加藤其实应该要相信他一开始所感受到的,那来路不明的畏惧。
       突然间,云雾消散了。
       至今为止被厚云所覆盖的满月也现身了。
       已经习惯了黑暗的瞳孔,其不能立即适应,被月光一瞬间刺到眼睛。
       像是贯穿了森林的间隙,冰冷的光芒插进地面。
       这是为什麽呢?比起太阳的光芒,感觉月亮的光芒更加明亮。
       少女正屹立於此地。
       被苍月光芒所照耀着,她就只是寂静地站立着。

      是比想像中更加年幼的身姿。
       年龄大概是七丶八歳吧?
       不像人类般的白银头髪伸延及腰,那是彷佛能穿透过去般的白色,而身上穿上与之成对比,融入黑暗之中的黑色裙子,那简直是一种会被错看成神的艺术品般的──美丽。
       要比喩的话,就是在月光中闪耀的花朵。
       加藤正从她的背後无声地接近着。
       少女并没有发现他,就像是在发呆着一般,用她那少许湿润的眼睛,看着森林丶树木丶月亮丶以及咲夜。
       右手拿起大型的刀刃,加藤正用上它切下去。
       正确无比地瞄准着头部动手。
       就像要不解风情地摘掉这令人邻爱的花儿。
       只依靠着『热视线』,身经百战的加藤的这一撃──
       斩下了 ── 飞出来的,是加藤的脑袋瓜。
       少女仍然保持面向着这边。
       她身上缠绕着像是要卷起全身的长长的粉红色的丝带,当发现它正伸长时,就已经横砍过来了。然後,就割下了加藤的脑袋。
       失去了主人的躯体,就”咚”的一声倒在地上。
       飞脱的头颅,越过咲夜的头顶,掉到草堆中了。

      回复
      大版主
      Lv2
      风祭此花时

      像是对自己周遭所发生的事全不知情一般,少女开始向着咲夜走近。
       途中踩过了加藤的胴体,但她毫不在意地继续步行。
       咲夜连一步也动不了。
       就算明白接下来就轮到自己,但却腿脚瘫软动弹不得。
      「大哥哥,你能够看到我吗?」
       令人吃惊的是,少女开口说话了。
       那像是在月夜中鸣响的铃铛声一般美丽的声音。并且与此相对,显得稚嫩的口调。
       对於这个问题,咲夜激烈地将头垂直摇动。
      「嘿〜这样呀。」
       少女貌似有点高兴地点着头。
       拥有年幼的容姿及口调,却相反地於咲夜的周围浮现出死亡的气息。
       当想到她四周那摇摇晃晃地摆动着的丝带,不知何时会瞄准咲夜的脑袋,实在令人坐立不安。
       但是,也没有即将要袭击过来的感觉。
      「请问你就是『键』吗?」
       咲夜鼓起勇気提出疑问。
       即使是『守护者』首屈一指的战士的咲夜,在少女面前却像是个婴儿一般。「我叫做昴(subaru)哦。不过,homo・sapiens是怎样称呼我就不太知道了呀。」
      「昴小姐……你是否拥有,将世界毁灭的力量?」
       少女是『键』这件事看来是没有弄错了吧。
       但是就算只是一点点也想获取更多情报,可能的话最好能请求她一起同行。
      「毁灭? 那指什麽?」
       昴果然只是将那小小的头倾侧。
       那个姿态,看着彷佛是个可爱的小孩子,但是,正是这名少女将加藤的头给割下来的。
      「让世界毁灭,不就是『键』的目的了吗?」
      「唔〜大哥哥你说的话,我不是太懂呀。」 
       对话完全对不上头。
       在事前所听说的『键』的情报,与眼前的美丽,却同时有着天真无邪的残忍的少女,完全连结不起来。
      「昴小姐,请问你可以跟我一起来吗?」
      「诶〜,不要哦。」
       冰冷的月亮所淡淡映照着的昴的样子,显得很孩子气。
       即使如此却像被紧盯得动弹不得,咲夜静止不动。
      「嗯,那样就好哦,大哥哥。这是精明的判断哦。因为想要捕捉我的homo・sapiens,脑袋都会飞掉呢。就像刚才的叔叔,或者之前那些人一样。我,对大哥哥稍微有点在意了哦。所以,可能的话不希望大哥哥你死掉呢。那麽,让我们改天再在别的什麽地方再见吧。」
       这样说完後,『键』的气息就消失了。
       之後,就只馀下一片寂静。
      ◆ 
      加藤的头部的切口,和森林中发现的『主义者』的尸体同样是鲜明的切口。 那个『主义者』大概是被昴拘束着,并遭到杀害吧。
       抱着加藤的尸体,回到了水丹和九条的身边。
       两人对加藤的死感到震惊,然後为咲夜的平安无事感到安堵。
       但是,当说明事情的始末时,九条非常愤怒。
      「所以,你就厚着脸皮地撤退了吗?咲夜,你这样还算得上是『守护者』的前端吗?」
       差不多到天亮的时间了,东边的天空也开始一点点变成白色。
      「现在立即去捕捉『键』,跟上我来。」
       森林也取回淡淡的光明,立足处也不再令人感到不安。
       为了追上先走一步的九条,咲夜也跑起来了。
      「大小姐,请您留在这里。」
       一边转头回望一边出声,水丹却正跟着一起走。
      「大小姐!」
      「不要哦,咲夜。难道你想说让我一个人待在这里? 我也希望能帮助到咲夜的说。」
       看来就算想制止她也没打算要听话。
      「那请您不要走太慢,紧贴着我。虽然非常抱歉,我也许不会有馀力去注意身後。」

       太阳升起了。
       炎热的夏日开始了。这是很长很长的一天的开始。
       首先,前往昨晚遭遇到『键』的地点。
       九条和咲夜姑且不论,水丹却已经喘着气,脸色带着浓厚的疲倦。因为她一晚上也没有睡觉,所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即使如此,她还是出尽气力,跟在後面。
      「怎样,有什麽痕迹吗?」
       对九条的疑问,咲夜横摇着头。
       『键』是若即若离般的存在,所以不太可能会留下足迹之类的。
      「老师,在此之上的探索是无谋的。我们应该暂时先撤退,重整体势。最起码也和本部进行联络,请求支援吧。」
       昨天,『键』曾说过「改天再见」。
       这代表,她无意马上令『毁灭』发生。
       那麽,就应该还有一点余裕才对。
       侵入森林『主义者』,比咲夜他们更早一步与『键』接触,并且恐怕已经全灭了。
       我们这边可不能重蹈覆辙。
       虽然这样作出提议了,九条却充耳不闻。
      「『键』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危险。要把捕捉『键』,并将其利用的『主义者』全部根絶之前,我的战斗是不会结束的。在这里让『键』逃掉,就不知道下次到何时才再有机会到访。所以无论如何,都震将『键』……」
       但是,在九条还没将她的话说到最後之前──。
       森林,正激烈地震荡着。

      回复
      大版主
      Lv2
      风祭此花时


       时间大概是八时过一点。
       本应由晨早开始就令人烦厌地鸣叫的蝉儿,都一同停下了,也完全听不到其他鸟儿丶虫子丶动物的叫声。
       至於闷热的程度,已经到达使人不快的水平。
       就算只是站着不动,汗水也渐渐从额头开始流出来。




       在彷佛连时间都停顿了的一瞬之後,
       大地丶树木丶蓝天,轰鸣着丶响叫着丶破裂着。
      「地丶地震吗?」
       三人伏在地面,等待震动停止。
       但是,一点停止的迹象也没有。
       即使是大地震,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子长时间不断持续地震荡着。
       不过咲夜以及九条拥有的也并非平常人的运动神经,在经过数秒之後,就能对这震荡作出应变。
      「大小姐,恕我失礼了。」
       这样说过後,咲夜抱起了水丹。
      「咲丶咲夜!你丶你在干麽?快丶快放我下来!」
      「不,我不能放您下来,因为很危险,这并不是普通的地震。」
      「如果是担心我的话,我没有问题的说!」
       咲夜无视了叫嚷着的水丹。
      「难道...是『键』吗?『毁灭』要开始了吗!?」
       九条的声音因爲悲痛而震抖着。
      「咲夜,你知道『键』的所在地吗?」
      「为什麽...『毁灭』会……」
       自己刚刚不是才推断说,离救济应该还有些馀裕吗?是哪里搞错了吗?。
       果然昨天晩上遭遇到的时候,就算要用性命作交换也应该将『键』打倒才对吗?
       可是再为过去了的事情後悔也没有办法。
       现在无论如何也不得不先制止这个震荡。
       这个想法,无论咲夜或九条还是水丹也是一样。




       让五感进一步进行『篡改』。
       凭着听觉,从大气的震动中,找出其音源。
       凭着触觉,从大地的摇晃中,找出其根源。
       大致推断出了源头,并不是距离这里太远。但是,还无法知道更详细的位置。
       如果能从上空进行探索的话……。
       但即使强如咲夜,在天空中飞翔这种事情也是没法实现的。




      「……从本部收到来电。」
       九条从口袋中取出了小型通信机。
      「喂,究竟在说什麽呀!混帐,因为混杂了杂音所以不能听清楚,但居然说......基地整个消失了?究竟是什麽回事呀?喂,喂,听到吗?发生什麽事了呀!……喂丶没问题吗!?…………混帐,再也没有答覆了。这究竟是闹哪样呀!?」
      「老师,我有一个提议,是能找出基地消失的原因,并同时得知现在究竟发生着什麽事的方法。」


       折断了的树干,用九条的『魔弹』向着上空发射。
       咲夜就乘上了这树干上,并且探视着这一带的状况。
      「你承受得到落下时的冲撃吗?」
      「我会努力尝试。」
      「回答得真轻松呢。但是也没有犹豫的空闲了,试试看吧。」
      「大小姐,请您再稍微忍耐一阵子。只要紧紧抓住粗壮的树木,应该就没问题。
      在仍然摇晃着的地面上,咲夜放下了水丹。
      「咲夜,你要小心哦。」
      「是的,大小姐,请交给我吧,根本不存在能令我感到害怕的东西。」
      「……明明就怕猫咪。」
       小声地笑出来的水丹的双眼,令咲夜感到安心。




       即使是争分夺秒,九条也一边避免犯错一边将折断的树干化为『魔弹』。
       然後连同咲夜一起,向着头顶上方投出去。
       树干像要把空气撕裂开一般,在转瞬之间,咲夜已经到达上空。
       当到达即使是咲夜,掉下去也会有危险的高度时,咲夜跳下了,『魔弹』则仍然继续上升。


       由於先前的『篡改』,五感已经充分得到强化。
       当感觉琢磨到极致时,向脑内流进的情报量也会格段地增加,而为了加快情报的处理速度,又试着进行再一次的『篡改』。
       像要割破脑袋般的头痛,向咲夜袭来。
      要是坚持不住的话,可能就会一下子全身乏力吧。
       也许差不多,到达极限了。
       但是,也已经管不了那麽多。
       当情报的処理能力提升了後,就会与其反比例地感觉到时间的流逝变得缓慢。




       从数百公尺的高度上,咲夜一瞬间就将周围情况都把握清楚。
       首先,看向远方。
       风祭的街道,再加上其周围的街道,也被一道柔和而淡白的光芒所笼罩着。
       在那儿居住的人们的身影,正在逐渐消失。
       一对牵着手的亲子,正在步行着。
       在最初,孩子的身影突然一下子消失了。简直就像在大气中融化了一般。
       母亲看来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右手已经变得空荡荡的样子。
       然後,很快地连母亲也融化了。
       人们正在消逝。
       然後,由人所建造的文明也正在消失。
       咲夜猛然地将目光转向那个建筑物。
       就是和水丹一起渡过孩童时期的此花宅邸。
       那儿充满着各种美好的回忆,以及最後的晚上那悲痛的回忆,通通都一并在白光中消失殆尽。
       庭园的树木也一同消失。
       连那个樱花树也一样,明明刚刚还是像过往一样丝毫不变地屹立在地上,但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
      (大小姐肯定会很伤心吧。)
       一边落下,一边这样想着。
       水丹的悲伤脸容,实在不希望再看到。
       但是,已没有空闲去浸沈於感伤中了。
       继续查探着这个现象的中心地带。
       现在那将一切都消灭殆尽的光芒,尚未波及到森林这边。
       可是光芒正逐少地从外到内收束起来。
       正朝着最初所推断的,森林的那个地点收束着。
       总算掌握了正确的位置,并不是离这儿很远的地点。
       昴理应就在那里待着。




       在大腿准备碰到地面的前一刻,将以腿部为中心的肌肉再一次进行『篡改』。全靠这样,几乎感觉不到落地时的冲击。
      「太好了,咲夜!」
       水丹像是在摇晃着的大地上游着泳般接近。
      「大小姐,我应该说过这很危险。」
       咲夜再一次以双腕抱起了她。
      「老师,我们快点吧。」
       一边说着,咲夜一边抱着水丹前进。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Rewrite
    • 今日 0
    • 帖子 21
    • 关注 32
      • 大版主
      • 小版主
    • 篝酱的丝带
      篝酱的丝带
      死亡的命运没办法改变……你是这样想对吧? 看不见未来的人类,还真不方便呢! 没问题的,在放弃之前再努力看看吧? 因为注视着你的我,会好好回应你的☆
    • 大鸟咲夜
    • 暂没有数据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卡密兑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