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Little Busters! Ecastey Little Busters! Ecastey 关注:38 内容:17

    little bustets!&summer pockets 同人文 梦重新开始的地方(来谷篇)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11
    • Little Busters! Ecastey
    • 小版主
      Lv1

      先感谢古河羽未,纱皇的帮忙。嗯,然后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反正古羽赛高就对了。

      (更新极慢) [s-29]

      大版主
      Lv3
      SVIP1
      限界库特厨

      由于唯紬发不出图片,我帮忙发一下(

      回复
      小版主
      Lv1
      little busters同人(2)
        •来谷
        当天边第一抹晨曦划破黑夜之时,我轻轻合上了钢琴,单手托腮,回头透过狭小的窗户看着那照耀世间万物的红日冉冉升起。
        又是新的一天。
      然而在这偏差几乎为零的日常,以及无法触及容身之所的世界之中,时间已经失去了意义。所有的生命仿佛都只是拥有一具空荡荡躯壳。在没有情感色彩单位世界里,就算是这般耀眼的日出仿佛也是灰色的。
        灰色无论如何都是令人寂寞的颜色吧。
        这间狭小的房间是以我为数不多的高中记忆中最清晰的重建的,也只有在这里,我才能清晰的意识到自己的存在。
        肉体似乎已经和意识分离般,在我下意识回忆起过往的时候,身体已经走出了低矮的播音室,向着那高耸的建筑物走去,但每走一步都感到在播音室中所保留的那份安心渐渐消散。
        当我回过神来时,我已经站在了大楼门口。清晨6点的街道一片死寂,公司内同样空无一人。
        可我却清晰地在空气中感知到了人的气息。下意识的放慢了脚步,贴着墙角走到了巨大的玻璃门之前,视野中没有任何活动的东西,但我肯定自己的感知没有错。
        即使是在这样晨曦方出的时间,有人进入这里或许也不值得大惊小怪。但心中某根弦仿佛被轻轻拨动,一种久违的冲动涌上心头。我轻轻地到了一旁并不起眼的窗户边,再次确认了公司内空无一人。
        看来长久的办公室生活并没有影响我的身体素质。肌肉的缩放与身体的配合之间,我已经轻盈的跃进了房间之中,然后就是本能地躲进了视野的死角。
      死寂的空气之中忽的传来阵阵窸窸窣窣的细微声响。
      在我视野尽头的,是扎着品红色双马尾的少女。
      不知怎的,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那种名叫快乐的情感不知从何泛起。
      但我并没有出去,因为在视野的另一端,有着另一道带着品红色长发的身影缓步而来。
      •叶留佳
      哒,哒,哒,哒……
      叮铃铃!!!
      “呀啊啊!”我被急促的铃声吓了一跳,险些一头撞向面前的烤箱。连忙稳住身子,扶着前额思考自己刚刚在做什么来着?
      啊啊对了,烤箱!我慌忙打开了烤箱,灼热的气息刹那间四溢而出。
      “稍微有点烤过头了呢……”我戳了戳热气腾腾的戚风蛋糕,叹了口气。
      将戚风蛋糕翻转,倒扣在桌面上。
      这是谁教给我的呢?记不清了,但只是这样去做心中就涌起一股暖流。
      再次坐下来,看着秒表的指针一格一格地跳过,仿佛能感受到时间化为河流在身周缓慢而坚定地流过。
      有些……寂寞呢。那些灰色的记忆又不知不觉间从记忆的深处溢出。但奇怪的是,我的内心之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憎恶怨恨。
      为什么呢?
      因为曾有一个声音说过,曾有一个很重要的人说过,谁也没有错,谁也不用去憎恨。
      是……谁呢?
      ……
      脑中的疼痛让我无法思考。我转头望向窗外,云层之上渐渐远去的皓月,以及东方铺开的那抹光彩,都昭示着新一天的到来。
      将戚风蛋糕装进小盒子里,慢慢的走向那栋高耸的建筑。每一步的接近,都能感觉到胸腔之中的跳动愈发激烈。
      因为这是我最喜欢的姐姐呀!
      只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来着?在什么时候还不相信任何人的自己,已经能够再次以这样的心情去面对姐姐。
      穿过空无一人的办公区,站在角落里的办公室前。
      二木佳奈多。
      伴随着轻微的吱嘎声,我已经进到了这间不知来过多少次的办公室当中。但无论来了多少次,都还是会对这整洁到极致的房间惊叹(这词感觉不太恰当,一时想不出)
      “还真是像某人性格那样死板呢。”我吐了吐舌。
      轻轻把戚风蛋糕摆放在桌子的中央,从口袋里掏出布来,用力擦拭着桌面。
      “你在做什么呢?”
      “呀啊啊……原来是姐姐呀”
      或许是因为太入神,我并没有注意到她的靠近。
      回过头来,正对上那双金黄的眼睛,明明没有做什么坏事,却不知为何有些心虚。
      “呀哈哈……姐姐你今天来的真早啊。”
      “真是的。”佳奈多看见了我手中的抹布,叹了口气“不是说过了不用做这些的吗,明明都是有专人打扫的,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喜欢做多余的事情啊…………又是戚风蛋糕吗……你到底是有多喜欢戚风蛋糕啊。”
      意料之中的略显刻薄的语气和话语,让被说教的我感到了高兴。
      “呀哈哈,因为是我最爱的姐姐啊。”
      姐姐的脸上飞快的渲染上一抹红晕,显然是有些吃惊于我的话语。
      “真,真是的,突然之间说什么啊,与其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把你自己的事情处理好呢。”姐姐的反应明显有几分僵硬和逞强,这却令我更加开心了。
      姐姐一丝不苟地打开我装蛋糕的盒子,取出蛋糕轻轻咬了一口,然后微微皱了一下眉。
      “你该不会是又在烤蛋糕的时候睡着了吧……真是的,要记得提前定好闹钟啊……”她嘴上虽然这么说着,还是一口一口地将戚风蛋糕吃得干干净净。我呀哈哈地笑了一声。
      “不过……”姐姐的头不自然的偏向一遍,纤细的手指轻轻勾起自己的发丝“还是要谢谢你呢……妹妹。”
      尽管姐姐已经努力摆出了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可那份羞涩 却是毫无保留地表露出来。
      “呀哈哈,姐姐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呢。”我开心地笑了出来。
      “什么……”姐姐的脸颊霎时变得通红,只是出乎我意料的是姐姐到最后仍是没有说出什么。
      两人都沉默了下来,正当我打算打破这份沉默的时候,身后响起一个声音。
      “嗯,佳奈多君,叶留佳君,没想到你们的关系这么好,真是一副令姐姐高兴的画面呢。”
      同时被吓了一跳的我和姐姐一起转头,站在我们背后的是那个有着令我惊羡不已的胸部大姐头,和姐姐在同一个公司,职位比姐姐高一些的来谷大姐头。
      “真是的”镇定下来的姐姐无奈地叹了口气“来谷你还真是喜欢偷听呢。”
      “怎么能说是偷听呢。”大姐头摆出一张严肃的脸,双手抱胸说道:“我可是光明正大地穿过了大厅来到了你们的门前啊。”大姐头单手摸着自己的下巴,眼睛再次弯出了细细的弧度。“只要是有趣的事情姐姐我就一定会去做的。嗯,姐妹之间的温馨场景还真是让我想录下来。”大姐头顿了顿,看向姐姐“倒是佳奈多你呀,应该更坦率一些啊。既然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为什么还要这样束缚自己呢?”
      姐姐又叹了口气,“我可不是像来谷你那样的性格啊。”
      大姐头赞同的点点头“说起来我也还有点事情要去做啊。就不打搅你们的二人时光了。”
      “呀哈,大姐头再见!”我向大姐头挥了挥手,大姐头露出一个笑容离去。
      可怎么说呢,虽然大姐头的笑容一如既往,在英姿飒爽中带着几分迷人——可凝视着大姐头的背影,我却感受到了一股似曾相识的孤独。
      回复
      小版主
      Lv1
      little husters &summer pockets同人文(3)
      •来谷
      千丝万缕的阳光,挤出窗外老树参差的叶片缝隙,投下斑驳的光影。
      将冰咖啡轻放在阳光找不到的角落。冰块撞击在杯壁上,发出悦耳的碰撞声,如鸣佩环。
      我望向窗子,光影折射之中,玻璃隐隐倒映出自己的面庞。微微一愣,手指扫过玻璃上自己的面颊,然后轻轻按住自己翘起的嘴角。
      淡淡的笑意依旧停留在我的脸上。并不是,往日在众人面前面具般的假笑……而是发自肺腑的笑意。虽然不理解叶留佳和佳奈多君的关系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融洽。但仿佛只要这样看着,就见证到了世界上最美好的风景。
      ……
      “但……教会我……呲呲……”
      仿佛有声音传来。
      “教会我……乐观向前的……”
      很遥远,有仿佛近在耳畔,伴随着呲呲的杂音。
      但是声音……似乎很熟悉。记忆已经丢失了有关这个声音的讯息,但身体的呼吸微微急促起来。
      “不正是……来谷你吗?”
      !!!
      和煦的阳光洒在惊起的我的脸上,窗外吹进一股略显燥热的风。巨大的空虚感充斥在不知何时已经睡着的我的胸腔之间。
      有生以来,我从未如此确信,这就是悲伤。难以言喻,可身体正微微颤抖着,向前伸出的手……似乎是想挽回什么明知不可挽回的东西。
      我轻轻敲击自己的太阳穴。
      “这个脑子还真是净是缺陷啊……”
      明明悲伤是那么清晰,但双眼始终如干涸的泉水,没有一滴眼泪涌出。
      回复
      小版主
      Lv1
      little busters&summer pockets同人文(4)
      •???
      你……是谁啊。
      他没有看向我,只是坐在花海之间,望着不远处的那棵大树。
      我也抬头望向花海之中的那棵大树。许多散发着光芒的蝴蝶正围绕着大树翩翩起舞。我被那异世界般的景象所吸引。偌大的花海之间只有我们两个人凝望着大树和蝴蝶。
      明明是从未见过的景象……却又那么熟悉。尤其是蝴蝶之中有几只蝴蝶所散发出的光芒分外惹眼。甚至让我想死死地把它们拥入怀抱。
      “这里可不是……你该在的地方呦。”轻柔的女声在我背后响起。
      可当我转过头来的一瞬间,世界骤然化为一片黑暗。
      我望向的最后有一丝光亮的地方,是他所蜷缩的角落。有几只蝴蝶……似是从他身体中飞出。
      当最后一缕光芒散去的一刹那,我看见他的嘴唇微动。
      白……羽。
      回复
      小版主
      Lv1
      little busters&summer pockets同人文(5)
      •???
      月明星稀。
      我提着灯火摇曳的灯笼,来到了山中。
      “你来了……”
      沿着山路慢行,拐过几道弯后一个虚弱的声音响起。我看向那边倚在树下的人影。那人的双眼血红,双手死死扣住什么。
      “就是它们吗?”
      我看着那人打开手掌后飞出的在夜幕中发出莹莹光芒的蝴蝶。那是比我所见过的任何一直都要大都要耀眼的蝴蝶。“还真是厉害呢……居然整整抓着它们一整天。”
      “这点程度算什么……而且这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啊。”红发男子望向身旁的草丛,草丛中已经横七竖八的躺了几道身影。“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种东西……还真是有趣啊。”
      到底是什么力量在支撑着他们呢?或许和一直一来支撑着我的情感是一样的吧。
      那么……
      我深吸一口气,抬手触摸到了那对蝴蝶。
      ………………
      …………
      ……
      那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啊,即便是我,在发觉过来的时候也已经泪流满面了。简直是毫无抵抗力的沦陷在了其中。但是出乎预料的,一旁守护我的它并没有发出警报。
      “怎么会有……这样的……”
      是的,本不该有的,那样一种司空见惯的结局,可其中所蕴含的情感确实令任何人都无法抵挡的哀戚。
      我沉默了,同时对面前这个男人和他的伙伴们的敬佩更上一层楼。
      “这是我……也从来没有遇见过的情况”甚至比姐姐都还要悲惨吧。“身为局外人的我尚且如此,事件的亲历者意识崩溃也就不足为奇了,但遗憾的是我并没有拯救他的办法。”
      “这样啊,那就没有办法了。”男人站起身,却因身体虚弱一头向我栽了过来。
      言语完全没有经过大脑,直接脱口而出。
      “呀啊啊~你要做些什么……虽说也不是不行但现在是在山里周围还有你的同伴是不可以的……”
      勉强稳住身形的男子眼角似乎抽搐了一下“虽然早有耳闻……不愧是你啊。”
      “我我我我怎么了你不要乱说!”
      “没关系……”
      “什么叫没关系啊这可是关系到我的声誉啊!你也接触到了对吧,那种效果你是知道的吧!所以偶尔会了解到一些h的事情也是不可避免的…………”
      然而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男人却直接无视了我的话语。“明明好不容易让他走出来了啊……这下可真是麻烦了,难不成要再来一次吗?啊啊……不管了就这样吧。”
      看着他那毅然决然的眼神,我心中一动。
      那是……和我一样的,为了什么能够付出一切的决心。
      “其实……有一个方法可以尝试一下,只不过蕴含着极大的危险。”
      “嗯,冒险的事情姐姐我也是很喜欢啊,那种徘徊在生死之间的感觉真是再好不过了。”草丛之中的一个黑发女子站起,带着不输男子的气度和…………堪比静久学姐的欧派……
      哦不这么严肃的时候你在想什么啊!
      我对上她那双深邃的紫色双眸,那对眸子中所蕴含的光芒和身旁男子的一模一样。
      眼前这帮人究竟经历过什么啊……
      我收回思绪,将脑中刚刚整理出来的话语说出。
      面前两人沉默一会,女子轻轻一笑“这还真是个不错的方法呢……而且那帮笨蛋们也一定会同意的吧。”
      是我的错觉吗?她虽然在笑着,可眼中流淌着丝丝缕缕的悲伤和幸福交杂的复杂情感。
      男子声音低了下来“真的要这样做吗……或许还有更好的方法说不定……”
      “比起大家全体都再一次经历那样的事情,这已经是最好的方法了吧”女子轻轻笑着。
      “况且我们都是……理树君救回来的啊,无论从哪方面来说。”
      这一刻她眸子流转单位光芒比澄澈星空还要闪亮,令人迷醉。我不禁想到……她和姐姐在某些方面还真是像呢。
      “那接下来就交给我们吧!”草丛中的众人已经全部站起,异口同声的声音那样震撼人心。
      “那么就这样吧,还要多谢你了啊,空门。”
      “啊啊,这么说多不好意思啊枣君。我也要感谢你们啊。”没错,我帮他们并不只是出于善良什么的,而是因为他们和我很像吧,也是因为他们才让我更加坚信自己的所为是对的。
      “那么,加油吧!little busters!”
      回复
      小版主
      Lv1
      额,主线就先推到这里了,然后习惯性的毛病就是刚写开头把结尾想出来了……然后又怕忘 [s-29] 所以后面发的与前面情节不对应()
      回复
      小版主
      Lv1
      little busters&summee pockets同人文(X)
      •来谷
      太阳渐渐沉向天边,半数光芒早已泯没在了远方群山的身影之中,勾勒出起伏的弧线。
      我来到了西园女士的书店,能美女士和朱鹭户君已经先我一步到来。她们在书店后方的秘密房间之中已经换上了一身素雅的和服。身着和服将一头亚麻色长发盘在脑后的能美女士就如同瓷娃娃一般的可爱,尤其是她正在那里抱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茶喝着,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眯眯的表情。
      “危险……”朱鹭户君对着还毫无察觉的能美女士吐出两个字,我已经轻轻取走了能美女士手中的茶杯。
      “哎?什么?”能美女士还没有反应过来,大大的眼睛里满是疑惑。
      我一把抱住能美女士,然后抚摸着她娇小的脑袋。
      “哇,哇呼!喘,喘不上来气了的说……”能美女士的脸深深埋在了我的胸前,只能发出闷闷的惊叫。
      “嗯,能美女士今天真是二十分的可爱啊,姐姐我忍不住就抱上来了。”我将能美女士转了一圈,继续把她抱在胸前。
      “真不愧是库特啊……真不愧是来谷啊……这么一看还真是鲜明的对比啊……”一直盯着我们的朱鹭户君发出感慨。
      能美女士一脸沮丧“感,感觉超受打击的说……我应该也不算是小孩子的水准了,也有每天都有和棉花糖同学和水织前辈一起做丰胸体操的,肯定是有帮助的说……大概。”库特戳了戳自己近乎平坦的前胸。
      “欧派前辈哪怕是我也是自叹不如啊……那么就让姐姐我来验证一下效果究竟如何吧!”我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伸向库特的胸前。
      “哇呼!来,来谷你你要做什么……”
      可还没有等我的手到达目标位置,我察觉到背后若隐若无的目光。我抱着能美女士唰的一下转过身去。
      “盯~~~”
      视线扫到门口的能美女士露出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脸色都苍白了几分。打开的门缝之中露出了半张脸正直勾勾地盯着我们。“西,西园,这样看着人会很可怕的说……”啊啊,声音都颤抖了,真的这么可怕吗?我看着从门缝中缓缓消失的西园女士的脸想着。
      门再次打开,西园女士和端着点心盘子的小毬君走了进来,看到怀抱能美女士揉着她的脑袋的我,小毬君一脸认真的道:“小唯,不要欺负库特呀。”
      “所,所以说我是第几次叫你不要叫我小唯了……”羞耻感不受控制地涌上心头。我放开有些晕乎乎的能美女士,然后转向小毬君“嗯,既然小毬君还没有换好衣服,就让姐姐我和你一起换吧。”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小毬君依旧带着灿烂的笑脸“没问题的哟!”
      一旁的朱鹭户君默默起身接过小毬君手里的盘子放在桌子上,然后拉着小毬出了房间“还是让我来和你一起换吧,来谷我相信她一会会有更合适的人选的。”
      “嘁。”我略带失望地叹了口气。然后转过头笑眯眯地看向能美女士。
      “哇,哇呼,又发生什么了!”能美女士再次发出一声惊呼,因为有一双白嫩的手覆盖在了她的胸前。
      在背后抱住能美女士的西园女士闭着眼睛似乎是在感受着什么,然后抽回手微微欠身“打搅了。”
      “呜呜,好像又被打击了一次……”能美女士沮丧地低着头。

      太阳的半个身子已经泯没在山的那边,换好和服的朱鹭户君已经带着小毬君,能美女士和刚刚来的铃君去了临海。我独自坐在窗边,看着太阳的光芒一点点消逝,仿佛看着缓缓闭合的帷幕。
      “来谷你……真的要这么做吗?”西园女士走到我身后问道。我转过头,看着西园女士那张蕴满哀伤的脸,微微一笑。“没关系的,不是……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吗?”
      “可是这次和你们之前所经历过得可都是不一样的哦……我应该说过吧。”倚在门边的空门君说着“很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哦……”
      “空门女士不也做着同样的事情吗……更何况我们都是为了理树君的。”我慢慢盘起头发。“早在那一刻……就已经做好了牺牲一切的准备了。不是吗?”我看向一旁的西园女士“如果是西园女士的话,也会这么做吧。”
      西园女士沉默了,最终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和空门女士一起走出房间。到了门口,她的脚步一顿,“如果是来谷的话……一定会有办法的吧……我们,还有理树君,一直都在等着你的。”
      门关上了,我望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喃喃说着“一定会有办法的……吗?”啊啊,这次就算是枣君也不敢断言吧。“但是说到底这个地方不就是为了拯救某个人才出现的吗……鹰原,羽依里先生。”
      隐隐约约,眼前浮现出了一片漫无边际的花海,花海中间蜷缩着一个身影,仿佛是听到了我的话语一般抬起头来,却只是望向了花海中间的大树。
      真不愧是……little busters啊。
      可如果你来了……可就……真的回不去了哦。




      •???
      又是,这片花海。
      只是在那个依旧蜷缩在花海间的身影的旁边,多出了一道躺倒的黑发窈窕身影。
      呐,影子先生,我为什么会感到这么地悲伤啊……是因为她吗?
      “你……又来了啊”依旧是那个柔和的女声在背后响起。
      “等等”他第一次发出了声音,沙哑到仿佛并非人语的声音。
      “如果……还能到达那里的话……或许还有……”
      围绕在树边的蝴蝶们突然纷纷飞来,眼前视线骤然化为一片光芒,然后迅速变为黑暗。
      等等,影子先生,您说的是哪里?
      声音……已经无法传达到了吗?
      泪水径自滑落,落在脚下的黑暗之中,却激起一阵闪光的涟漪。
      鸟白……岛……


      ps:所以说想配图,但是发不出来图片就极度不适。
      回复
      小版主
      Lv1
      little busters&summer pockets同人文(X+1)
      •理树
      彩早早地就出去了,说是和小毬她们一起去往海边。我看了看表,和来谷约定的时间就要来临了,我最后一次对着镜子检查好自己的着装、面容,然后推门而出。
      黄昏之时。
      天边最后一缕色彩依旧明艳,街上盏盏灯火亮起,彷如天上繁星。明明是这般和谐的景象,我的心中突然涌起一丝不安,仿佛再这么走下去,一定会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我摇摇头,将这种莫名奇妙的感觉驱逐出去。
      抬起头看见一旁的屋顶上趴着一只白猫,望着最后一缕夕阳的消逝,总感觉它像是在哀叹什么的落幕。
      •来谷
      走出西园女士的书店,看着随着夕阳落幕,万家灯火显得愈发亮眼。再次调整了一下和服,我走向和理树君约定好的地方。
      •理树
      走在通向海边的一条隐秘的小路上,骤然听见一有人在呼唤我。
      “理树君。”
      是来谷的声音,可我抬头望去,空无一人。正当我准备四下环顾之时,脑中有什么一闪而过,我依旧望向前方。
      “来谷?你就在前面对吧。”
      不知为何,我无比肯定这就是正确答案。可脱口而出的一瞬间,我的心中突然涌起悲伤的潮流,希冀着来谷不会从我的前方出现。
      •来谷
      抢先一步来到了理树君的毕竟之路上,远远望见理树君走来,我闪身藏进了一旁的树影里。
      没想到的是,理树君居然一下子就叫出了正确答案。
      难道……他已经有些想起来了吗?
      想到这里我笑了出来,很开心地笑了出来,笑着笑着眼眶竟有些湿润。我轻轻抹了一下眼睛,然后从树后走出。
      •理树
      来谷从前方路旁的树后闪出,脸上挂着一丝恶作剧被识破的失望。可我没有在意她脸上的表情。就连我刚刚心底涌起的悲伤也渐渐平息。
      为什么呢?
      我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来谷。几乎就是一瞬间,就感觉心神为之所夺。一时之间只是呆呆地望着来谷。
      来谷的俏脸微微泛起红晕,确实更显得可爱动人。“怎么,理树君,被我彻底迷住了吗?”
      “不……只是觉得来谷你很可爱罢了……”
      “什……”哇呜,这次脸整个变得通红,但是这么一看来谷果然还是很可爱啊。
      来谷走过来牵起了我的手,然后便拽着我往前走。这次轮到我面红耳赤了“来,来谷,这么突然间干什么呀。”
      “嗯?牵手在恋人之间不是很常见吗?还是说理树君已经按捺不住自己h的冲动想要更进一步,把我推倒了?”来谷笑眯眯地看着我。
      “不不,不会想的。”果然如我所料,反击立刻就来了。我苦笑一下,却是反手握紧了来谷纤细的手。
      •来谷
      当太阳彻底坠落在天边之时,世界骤然隐于黯淡。天的那边,不甘寂寞的月亮已经斜斜挂在空中。
      月未圆,但月光正好。
      顺着海岸线密布的商铺亮起了柔和的光芒。熙熙攘攘的人群如海水般,在商铺间肆意流淌。灯光照映在每个人的脸上,每一张面孔都洋溢着幸福快乐的神采。我和理树君也牵着手,微微依偎着穿行在人群中间。想必在他人眼中,我与理树君也是一对令人羡慕的情侣吧。
      我扭头看向从刚刚起就一直看向我的理树君。
      “怎么?理树君,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带我干什么奇怪的事情了吗?”
      理树君再次如我所料地露出窘迫之情。嗯,果然这样的理树君是最可爱的了。
      “不不不……我只是在想,来谷笑得很开心呢……”
      “原来是这样吗……”我按住自己的嘴唇“我想……那也是理树君的功劳吧。”
      “哎?”理树君微微有些惊诧。
      我却没有再回答,只是用力攥紧理树君的手,大步向前走着。
      是的,正是因为你啊,理树君。让自觉与世界没有联系的我重新融入世界,让原本是灰色的我的世界涂满色彩的,不正是你吗?
      曾……几何时,我也这般拉着你的手与你并肩前行。也是因此,我知道了,一直想知道的,往后还想继续知道下去的……恋爱的感觉。
      “呐,理树君。”我望向夹杂在令人眼花缭乱的商铺中间的游戏店铺“来比赛吧?
      “虽然知道来谷很厉害,不过我可是会努力胜过来谷的”理树君也已经被这热闹的氛围感染,脸上挂着孩子般的,略显斗志昂扬的笑容。
      “嗯,我也不会放水的。”
      (我还想要知道更多,喜悦,悲伤,愤怒,友情……还有恋爱)
      理树君手中的网兜慢慢伸向那尾混杂在红色鲤鱼中的金色鲤鱼。哗啦的水声在空气中想起,一抹灵动的金色光芒已经在我的网兜中挣扎。
      “啊啊,又是还差一点啊。”看着微微有些懊恼,却依旧笑得很开心的理树君,我也哈哈笑着,将精心包装好的金色游鱼递到了理树君手上。
      思绪如潮,纷至沓来。回眸一顾,我已经处于这色彩鲜艳的世间,执子之手。
      我曾经做了一个梦,一个……没有终结的梦。我一直在等待着什么,在那个夏天的末尾,等待着……某个注定无法到来的人。可这个梦结束了。
      因为你,就在我的身旁。
      可我还有一句话,是一定要告诉你的,一直没有告诉过你的……
      “果然到最后还是来谷全胜呢。”理树君有些沮丧。
      “理树君也已经很厉害了哦,我可是好几次差点就输掉了呢。”我笑着摸了摸理树君的头。
      “来谷果然还是很帅气呢……不过一直被来谷当孩子一样对待,还真是有些不爽啊。”
      “因为理树君就是那样被欺负的角色嘛,我也最喜欢看到害羞的理树君了哦。”我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还有半个小时。我又一次牵起了脸颊有些发红的理树君的手,“理树君,我们……去放烟花吧。”
      回复
      小版主
      Lv1
      嘛,要是有建议的话也请大家说出来,毕竟大佬还是很多的吗 [s-29]
      回复
      小版主
      Lv1
      little busters&summer pockets同人文(X+2)
      •来谷
      海边,我和理树君踩在细软的沙砾上,微凉的海风带来湿润的气息。
      “呀,小唯~理树君~”小毬君和空门女士等人早已来到了海边嬉戏着。
      “唔,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改掉这个称谓啊。”即使已经被这么称呼过很多次了,我依旧还是不能接受小毬君的叫法。
      “啊哈哈,来谷你也该习惯了吧。”理树君在一旁笑得很开心。
      “嗯~小唯就是小唯啊!”小毬君认真地点点头,然后从她那鼓鼓囊囊的口袋中掏出了华夫饼。“呐,这可是最近新出的口味哟~超~~好吃的说!”
      “嗯嗯,这可是强力推荐的说!”一旁捧着华夫饼的能美女士同样带着一脸认真的表情推荐着。
      “谢谢。”我和理树君接过华夫饼,微微有些出乎我意料的是味道并非很甜,充斥着浓郁的香味。果然不愧是小毬君强力推荐的啊。
      理树君望向不远处正大眼瞪小眼的铃君和久岛君。
      “总感觉那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点奇怪啊……”话音刚落,就听见那边传来一阵“吓————!”“唔嘎————!唔嘎————!”的叫声。同样炸毛的两个人正冲着彼此莫名奇妙地对叫着。
      “小铃不可以这样哦。”小毬君跑过去要安抚不知为何炸毛的两人,结果扑通一下子摔倒在了沙滩上。
      “呀,小毬君!”铃君和久岛君恢复了正常状态跑向了小毬君。
      “嘛,不管怎么说小毬还是成功地缓和了铃和久岛之间的气氛啊。”理树君与我也到了正擦着沙子的小毬君身前。
      “来谷和理树来这里是来做什么的呢?”一旁的朱鹭户君问道。
      “是来谷提出要和我来海边放烟花的。”
      “啊啊,本来我们也是打算来放烟花的,可是说好了带烟花过来的苍还没有来,她不会是又在哪里睡着了吧……真是的。”朱鹭户君苦笑着抱怨。可我却察觉到她在听到理树君说要我提出放烟花时眼中一闪而过的讶异和些许悲伤……难不成她也已经知道了什么嘛……心中微微笑了笑,现在的我恐怕已经无心去关心这些东西了吧。
      “嗯,我也料到会有这种情况,所以特地多买了一些烟花,虽说大部分都是这种线香烟花就是了。”我掏出准备好的烟花,递给朱鹭户君一部分。
      “哇呼~终于可以放烟花了吗?”能美女士激动地举起手来。
      “嗯~小库好像很期待的样子呢,以前没怎么放过烟花吗?”
      “因为从小就和祖父大人一起辗转各国,烟花什么的很少看过呢,也从来没有机会和朋友们一起放烟花的说。”
      “那现在能和小库一起放烟花真是太好了呢~”小毬君微笑着。
      “是这样的说!”
      “不如大家也一起来比赛吧!”理树君向众人招呼着。
      “比赛?”能美女士一脸疑惑的表情看向理树君。嗯,看来能美女士已经彻底习惯了被我抱在怀里了。
      “就是大家一起点燃线香烟花,看谁的烟花最后烧断。”
      “原来还有这样的比赛吗?我,我也会加油的!”
      正在能美女士和小毬君他们兴致高涨的时候,我耳中捕捉到一串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回头望去只见空门女士和稻荷略显匆忙的跑来。
      “抱歉抱歉,本来出门前只是打算小憩一下的,没想到一下子就睡到这个时候了。”空门女士挠着头歉意地笑着。
      “所以说……”朱鹭户君默默地打量着空门女士“请问你带的烟花在哪里……”
      “哎?我可是拜托稻荷帮我拿着的啊?”空门女士瞪大眼睛望向脚边的稻荷。“嘣嘣。”稻荷一脸无辜地瞪着自己明亮的双眼,一时之间相对无言。
      朱鹭户君不禁捂脸长叹“唉,算了算了,就这样吧。”
      “啊嘞?我为什么感觉自己被嫌弃了啊!”
      “空门君的浴衣好像和我们的不太一样的说。”能美女士望着空门女士的服饰。
      “嗯,那其实是巫女服的。”
      “没错,这是我们空门家的巫女服哦。”
      “好厉害~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巫女服呢。小苍原来是巫女吗?”小毬君也好奇地看向空门女士。
      “啊啊话是这么说,不过我也并没有做什么巫女的职责就是了。”苍挂着苦笑。

      “那么……烟花比赛第一回,开始!”
      “哇呼!”
      “加油哦~”
      在理树君的宣布之下,大家都兴致高涨地点燃了自己手中的线香烟花。
      火药烟雾的气息弥漫开来,耳边充斥着悦耳的爆鸣声响。每个人的手中都绽放出绚烂的火花,肆意飞舞,宛若盛开的繁花。
      “说起来,这种线香烟花在不同的燃烧阶段有不同的叫法。”我打破了众人凝望火花的寂静。“代表生命居所的[蕾],象征年轻孩子成长的[牡丹],隐喻壮年激烈的[松叶],描绘平静的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的[柳],一直到白发回首人生过往的名为[散菊]的晚年。一朵烟花绽放的那短暂的瞬间,正是我们人生的历程,而我们的人生在时间的长流里也会如眼前烟花这般短暂而绚丽吧。这么想的话,虽然有些孤独,但烟花不也是一种很奇特的东西吗。”大家静静地聆听着我的诉说,伴随着火光缓缓地向上爬行。(关于线香烟花的描述来自于summer pockets的原文。感谢旋律大佬的原文本提供。)
      “总觉得……稍微有点令人伤感的说。”能美女士有些沮丧。
      “但是,小库不觉得即使是这样的烟花也很美丽吗?就像天空中一闪而过的流星。”小毬君依旧露出阳光的笑容。“童话里常说每一颗星星的坠落都是一个人的消失……虽然听起来是很悲伤的故事,但它所留下的美丽却是无可比拟的呢。”
      “我们所能做的也正是如烟花这般绽放自己的人生吧。”坐在旅行箱上的久岛君喃喃着“跨越七大洋的距离……”
      那么我的绽放也即将来临了吧……理树君……
      空门女士手中的火光率先熄灭,我望向空门女士,她的脸上有些错愕,手正微微颤抖着。
      “怎么了?”理树君顺着我的视线也发现了空门女士的反常。
      空门女士像是突然回过神来一般身体抖了抖,然后笑着说着“啊啊,我只是觉得来谷君刚刚说的话我似乎在哪里听过呢……也是这样的海边……也是这样的夜晚……”空门女士眸中异样的光彩闪了闪。“啊啊,第一个输了呢,还真是有些不甘心呢。我可是一直被那帮孩子们叫做师父的啊,居然会在这种地方第一个输掉。”
      喂喂,转移话题的意思太明显了吧……不过别人的内心也不是什么能去探查的东西。每个人都会有不想让别人触碰的部分。我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向手中的烟花。

      “唔……还是输掉了。”铃君有些沮丧。
      “哈哈哈,铃君要是觉得难过的话可以让姐姐来抱一抱哦。”
      “鬼才要啊!”铃君甩掉手中的烟花杆,又一次炸毛了。
      现在只剩下了朱鹭户君,理树君和我手中的烟花还在嗤嗤作响,而烟花眼看着也快要烧到了尽头。这时朱鹭户君突然打了个喷嚏,手中的烟花应声而灭。
      “啊啊啊啊啊明明都快要赢了居然会被自己打出来的喷嚏弄输这种事情还有第二个人能干出来吗?没有了吧我是不是很好笑是的吧是很好笑吧那就笑出来吧。”全神贯注却输掉的朱鹭户君略显癫狂地笑着“啊~哈~哈~哈~哈……”
      “呜哇,小彩冷静下来啊。”小毬君连忙上前安抚。
      理树君和我手中的烟花最终一起因为燃烧殆尽而熄灭。“最后还是没有赢过来谷啊,不过平局也算是进步了吧。”
      “嗯,我等着你能赢过我的那一天哦。”我笑着回应。
      “这辈子还有可能吗?没可能的吧。”大概是还处在失败的阴影中,朱鹭户君无情地吐槽着。
      “啊啊就算可能是事实也不要干脆的说出来啊。”理树君一脸苦笑。
      “花火大会将在5分钟后开始……”沉静的女声从广播中传出在夜空下回荡。
      “是野美希啊,这种时候她也还在那边帮忙啊。”空门女士望向海边的喇叭。“花火大会要开始了的话,我们也回到那边吧。”她向众人招呼着。
      “我和理树君就先留在这边吧。零食什么的我已经准备好了,而且海边这里的视野也不错哦。”
      “好吧,那我们就先走了哦,一会见。”大家向我们挥手告别。一瞬间我看到了彩带着些许敬佩的眼神。
      空荡荡的海滩上只剩下了我与理树两个人,手表的指针即将归零,而那最后的绽放,我想,也即将开始……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Little Busters!
    • 今日 0
    • 帖子 17
    • 关注 38
      • 大版主
      • 小版主
    • 古河羽未
      古河羽未
      一人で歩いた道は 今では二人の軌跡 曾孤单行走的道路,如今留下了两人的足迹。
    • 混沌老师
      混沌老师
      普普通通萌田厨
    • 来谷唯紬
      来谷唯紬
      不稳定更新lb&sp同人文。 来谷厨 紬厨 灰色终究是令人寂寞的颜色呢。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卡密兑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