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Rewrite Rewrite 关注:32 内容:21

    【授权补档】Rewrite PVB 访谈翻译(修)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稻荷社区(inapom) > Rewrite > Rewrite > 正文
    • 12
    • Rewrite
    • 大版主
      Lv2
      风祭此花时
      • 经贴吧用户“xky54tc”授权许可,将罚抄公式书的staff访谈翻译于此进行补档。原帖地址: 链接

      • 本文内容为PVB的作者访谈重翻,以及Visual&Sound解说翻译。

      • 本文涉及深度剧透,请没推完游戏的读者【慎重】阅读。

      • 翻译版放完以后会附上PVB扫图的访谈对应原文,请自行对比

      • 【授权补档】Rewrite PVB 访谈翻译(修)

      大版主
      Lv2
      风祭此花时

      剧本作家对谈

      剧本的分担基本和大家的预料一致

      ——游戏已经发售,全路线达成的玩家想必也不少。今天相聚于此的诸位,哪怕剧透也无妨,请务必让我们听听关于Rewrite剧本的深入言谈。作为开始,可否请各位明示自己所负责的剧本呢?

      都乃河:没问题。不过跟网络上的支持者们所推测的基本一样就是了(笑)。

      田中:共通线的情况略有些复杂,至于个人线应该和大家的预想相同。要说自己的话,小鸟和朱音,再就是作为终章的MoonTerra。共通线也时不时地写了一些。

      都乃河:共通是同我各一半吧?

      田中:是啊。还有mappie里设置的事件...在相对无所谓的细小部分不知疲倦地写啊写(笑)。

      都乃河:那部分也是我和罗密欧老师六四开吧。继续说固有路线的事,我负责千早和静流,再就是Moon也写过一成左右。

      田中:后段的战斗部分很引人注目呢。

      (按:这里可能让人误以为Moon篇的战斗是都乃河全包,实际上都乃河只写了咲夜的部分)

      龙骑:我分配到的是Lucia

      ——各角色由谁负责是怎么定下来的呢?

      田中:自然形成....在初期仅有樋上的人设及简单设定的时候,以类似抽卡的感觉随便定了(笑)。

      (按:樋上原案主要是初步人设和草图,此外也有一些大方向的指定,比如“改写”这个主题词,比如“在不同的女主路线中呈现出不同的世界”)

      龙骑:唯有我是后来定的。当初千早同朱音是盖亚女主,守护者方则只有静流一个,于是需要补充一位守护者女主以取得平衡。我加入制作是颇为靠后的,因而世界观已渐近完成。感觉像是趁着这个空隙把角色插了进去。

      ——说到初期的设定,原案究竟准备到了什么程度呢?

      田中:两三张原稿纸的程度吧。

      都乃河:有两个组织,有超人和魔物使,围绕地球展开战斗,就是这种内容。

      田中:“毁灭之歌”,这一毁灭地球的歌曲,直到最后也不能容许它被唱出,似乎是这样吧。战斗也是从一开始就预定下了的。再就是想用月球搞个惊喜出来,这种规划也有。

      从设定到内幕——各自负责的剧本详解

      ——那么,既然负责的部分也已判明,让我们按顺序听听有关各路线的考量和执意吧!首先从小鸟线开始,负责该线的罗密欧先生,有劳了。

      田中:好的。小鸟最初是作为一般人类型的主角而诞生的。曾经想过将她描绘成与战斗无关的普通孩子,然而倘若如此,无论怎样都会变得同其他部分合不上。所以后来安上了既不属盖亚又不属守护者的德鲁伊这一设定。擅长培育植物啦,带着大型犬啦,虽然以前就有了这样的设定,但为其补上筋骨的却是我。

      ——青梅竹马的搭档,她有着重要的位置呢。

      田中:第一女主式的位置是有意而为的。在我执笔的过程中,也是最先写成的路线。通过这条路线,可以给出一般人视线所及的最低程度的世界说明。尤其是有关魔物的简单的系统说明,这个解说任务非常重要。

      ——毕竟在游戏攻略上,小鸟、千早、Lucia三线是玩家一开始就能进入的。

      田中:安上攻略顺序算不算好事呢...

      都乃河:我觉得挺好的。第一回就算能读朱音线,也只会目瞪口呆,不明所以吧。LB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然而每次安排顺序都苦恼得很。作为创作者也有自己推荐的顺序,可是被强制按照那样进行的话自由度便会降低。通过限制一两名角色确立顺序,恐怕已是极限了吧?

      ——青梅竹马女主作为恋爱对象而言可谓是王道的形象,可是小鸟却没怎么缠缠绵绵呢。


      回复
      大版主
      Lv2
      风祭此花时

      田中:那个嘛...预定倒是要写的(苦笑)。

      都乃河:防得实在太牢固了(笑)。

      田中:等到戒备缓下来的时候,又得赌上性命去战斗了,因此并肩同行并非易事...结局CG是以瑚太朗一人的画结束,这虽是我个人的坚持,要说反响的话似乎是反对的声音更多?“虽然知道要做什么,还是想要一张女孩子的画”,这样的意见很是醒目。

      都乃河:小鸟为什么没来见面,这种提问也很多呢。

      田中:写出来就太不解风情了,姑且用“这是少女心”作为回答(笑)。不过,没写成的小鸟恋爱题材本身倒是全都有留着,在Fandisk之类的地方应该会见到吧。

      ——真是令人期待。那么接下来关于千早的路线,让我们来请教都乃河先生。战斗的丰富是一大特色。

      都乃河:至少想要写上一条明快的路线,尤其是读到罗密欧老师和龙骑士老师写出来的杀气腾腾的部分之后(笑)。千早基本上是个无忧无虑的孩子。读完之后,不给玩家留下任何包袱就好了。

      田中:路线人气挺高的吧?

      都乃河:虽然放在这个作品里是变化球,故事本身却很是王道。这肯定是因为大家都只投变化球。

      田中:变化球投手吗(笑)。

      都乃河:所以我想至少投出一回直球。毕竟瑚太朗作为超人经历了最大程度的成长,变得很强,若能让大家畅快而坦率地享受这一路线就好了。不过,称其为战斗故事也稍有些违和。其他被呼作战斗故事的作品不都是阴沉的风格吗?我想靠近的并非这种,而是龙珠、海贼王之类的少年漫画。极力抑制文字描述,尝试用特效加以表现。

      ——确实,印象中千早线里特效很是用心。

      都乃河:是啊,比如说还准备了仅在该路线使用的演出。

      田中:我对战斗的处理很是迷茫,并不能很顺畅地写作。最初似乎想要借用LB里的战斗系统,结果被key那边强烈反对了(笑)...

      都乃河:本来就不会通过的(笑)。那原本就是附带的玩笑话。

      田中:在地图上遇遭遇杂兵,进行战斗...怀着类似这样的印象吧。不过都乃河老师的文章有好好地写出战斗,真是帮了大忙。

      (注:这个设想一方面是田中个人喜好,原neta还是《MOON.》;另一面全制作组都跃跃欲试想搞RPG,游戏里的quest就是副产物。后来在FD里的小游戏里终究是如愿了。)

      ——说起千早线的战斗,咲夜的存在感也是不容忽视。

      田中:人气高得超乎意料。究竟是受哪种群体欢迎了呢?“想要兄长”的群体?(笑)

      都乃河:帅气的兄长角色能自动地获得人气。

      田中:不过我进入业界的时候,那倒是严禁的。完美超人是不允许的,除主人公以外安置这种角色是不妥的,这是当时的风潮...

      都乃河:到最后也没能达成他的首要目的,并将其托付给瑚太朗,我觉得这种身份应该就可以接受了。然而,体验版的时候可是相当没人气呢。

      龙骑士:光看开头部分的话也只会是这样了....(笑)

      都乃河:虽说是以惹人嫌的家伙为目标来写作的,似乎搞过头了(笑)。这么惹人嫌的人稍微做了点好事,评价立刻就跟着上升,感觉有些不可理喻...

      龙骑士:这和不良养了条小狗后评价飙升差不多(笑)。与此相反,态度认真的班长,仅仅一次情感爆发就被当成了易怒角色。

      ——咲夜是很棒的角色。接下来关于盖亚方的另一女主,朱音线的解说,有请罗密欧先生。

      田中:盖亚boss式的存在,这是最初就定下了的设定。作为毁灭世界的角色,和全部设定都会产生关联,因此由我自己负责了...不过这份活却有些棘手。虽然是要毁灭世界,但却不想造出邪恶集团,为此稍稍动用了些许技巧,将罪责加以分散。


      回复
      大版主
      Lv2
      风祭此花时

      ——像是“朱音他们也有可怜之处”吗?

      田中:把朱音仅仅写成受害者,仿佛被掳走的公主,这固然容易,但作为盖亚的boss便不够格了。最终还是让她背负上一定程度的事物。

      都乃河:就算你说是“一定程度”,实际上所承受的已经相当沉重了(笑)。达到盖亚的顶点,个人存在也好责任也好都令人不堪重负。

      田中:完全是受害者的可怜女孩,主人公对其伸出援手,变成这种构图的话就太糟糕了。这会往并非盖亚风格的方向发展。

      ——盖亚内部的权力斗争,也使朱音的情况更为复杂。

      田中:把盖亚弄成铁板一块就会变成“邪恶大帝国”了。因此让他们内部产生争执,将产生问题的源头加以分散。没有哪个单独的人是必须打倒的穷凶巨恶。对加岛樱也是从一开始就让她丧失机能。

      都乃河:加岛樱真是狡猾得紧,连一次直接对决的机会都没有。

      田中:“打倒那家伙就能万事大吉”,变成这样的话问题就太简单了。

      ——朱音线虽有不幸的部分,也能体会到成年人式的恋爱气氛。

      田中:朱音作为角色就是H担当啦(笑)。属于年上角色的三年级学生是色气的代表,这可谓是旧年间黄油的理论,现在也不敢忘怀。整体上看看的话,这种人似乎一个都没有,于是我强迫....不对,是她在我心中自然地转变成了成人式的角色。你看CLANNAD不也干了这种事吗(笑),所以这个可以有。我也想过给每位女主都来上一段性骚扰事件,好比朱音的欧派啊、小鸟的播种啊。虽然有把全部角色的那一份都搞出来的计划,但时间不够了...

      都乃河:我永远忘不了罗密欧老师说出这一构想时那一本正经的表情(笑)。

      田中:,我可是一直在等待时机,要让龙骑士老师也给Lucia线加点料。

      龙骑士:哈哈....(苦笑)

      ——回到朱音的话题,临近结尾时平和的田园生活场景也令人印象深刻。

      田中:坦率地说,结尾附近有点迷失方向,经历过一次大幅的重写。如果真要干的话,估计还能再缩短100kb左右。

      都乃河:不是啊,虽然站在委托方是希望短一些...但个人觉得800kb的原始版本所达到的平衡性才是最佳的。只不过作为游戏而言着实过长,无论如何也只有修剪。好好读完的话应该是不多不少,可是以游戏而言,能仔细读到最后的玩家又占多少呢?

      田中:于是最终成了450kb,基本是原来的一半。重写一回以后文章也更紧凑了,对我来说是不坏的差事。我觉得路线很好地成形了,毕竟其他路线平均下来也是500~600kb

      (按:本作中都乃河担任着类似现场监督的工作,经常需要转达内部的反馈。至于剧本是谁主张删的也不要无凭无据胡猜。)

      龙骑士:有写那么多吗...

      都乃河:Lucia线算上共通部分有750kb啊!(笑)

      田中:100kb大概对应1小时游戏时间?轻小说的文库本1册约200~250kb。以前常听人说,剧本量为7~800kb的游戏8小时不到就玩完了,太短!阅读速度快的应该会这么觉得。Kanon的个人线就没那么长,150kb上下?

      都乃河:200kb左右吧。

      ——记忆之中,哪怕只有这么多,当时也被评价为很有容量。

      田中:那个确实是足够了。

      都乃河:我记得在最初的剧本会议上讲过,“长度控制在200~250kb,力求简洁充实”....结果一个遵守的都没有(笑)。

      田中:硬要说的话小鸟线多少写得短一点。350kb?这是唯一一条没有重写过的路线,结束的时候分量正好。

      回复
      大版主
      Lv2
      风祭此花时

      ——从数据量来看文章,真是专业作家才能谈论的话呢,很有价值。不过有些离题了,回到女主的话题上来....接下来轮到静流线了。既有颠倒时序,又在终盘备下第一人称的日记,构成上很是下功夫呢。

      都乃河:关于时间轴,其实是故意弄的难以理解。实际中如果记忆经历了跳跃,中间的一切都不见了,肯定会陷入混乱。我想让玩家也体味到这种感觉。因此并非特别地加以设计,而是自然地变成了这样。比起这个,我真正倾注全力的地方是最后静流与瑚太朗分别后的发展。以Key的方法论而言,那部分应该是最为王道的。

      ——女主的第一人称视角,在过去的key作品中也曾有效地运用过呢。

      都乃河:是啊。

      田中:最像key的就是静流线吧。

      都乃河:只是顺着心中的倾向写成那样的,实际上倒没什么自觉(笑)。

      ——比如爱吃秋刀鱼...

      田中:啊,非常key的食物neta

      ——那些玩笑式的食物和道具,却能和终盘的感动联系起来,感觉这也是一个传统。

      都乃河:对啊,iPod无疑也是。静流线里经常有听歌,我觉得这个很重要。其实把角色听的歌实际播放出来是最好的。曲子得是90年代初的...感觉上瑚太朗会听的歌,心目中倒是有好几个印象。

      ——西九条老师喜欢80年代的。

      都乃河:那是西九条老师的爱好(笑)。想表现一下老师的粗糙之处,即跟不上流行。

      田中:LB也有音乐neta

      都乃河:没错。近期的音乐比较棘手,只得避开;相应地,熟知老歌的人应该能会心一笑吧。

      ——结论是静流线是音乐路线(笑)。那么龙骑士老师,关于Lucia线的部分拜托您了,谈谈考量执意之类的。

      龙骑士:执意的话,本是想看看其他作者的处理方式之后再动笔的,但我着手Lucia线的时候已有的只有小鸟线和千早线的一部分。尽管对静流、朱音是什么角色把握尚且不足,也只能以这种状态开始创作。没有静流线,也就意味着守护者还没有确定是什么样的组织。与此同时,日程表又让我不得不率先脱稿...因此,我就擅自将设定资料上的守护者及盖亚设定拓展了一通。另外,要说困扰之处的话,就是不知是该遵从key作品的写法,还是保持个人风格。由于马场社长给过建议,大意是“就算想规规矩矩地写也没辙吧”,姑且还是贯彻着自己的主张写完了。我以为就算有问题,之后也会被key改过来的。结果完全看不出改过。明明叫做Rewrite却没有得以重写!...请务必强调这一点(笑)。

      (按:龙骑的工期处在海猫第四卷结束和第五卷动笔之间,时间紧张。在Rewrite上花费时间约4个月,其中执笔时间约2个月。)

      ——呃(笑),照这么说Lucia线是最先脱稿的?

      龙骑士:是的。Lucia在设定上明明是最后才追加的角色,却第一个脱稿了,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笑)。对了,初期的作者会议上有过“我的路线会这么毁灭世界呢!”这种风格的灭世吹逼活动。为了图省事我本来想写核弹灭世的,后来才知道其他人的手段居然都比我狠。

      ——不不不,Lucia线里也死了不少了!

      龙骑士:好像有这回事(笑)。

      田中:虽说不清楚人数,但大家都在华丽地大杀特杀...

      龙骑士: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key的作品,所以还是加点约会场景吧。搞完以后我又震惊地发现其他路线几乎都没有约会场景(笑)。

      田中:加倒是想加,只是没曾想到加不进去(笑)。

      都乃河:千早线因为有咲夜,也是无能为力...

      龙骑士:另外,为了看上去像是我的风格,加入了一些神秘元素(オカルト)。一开始玩Lucia线的人,想来会很疑惑这是不是key的作品。

      ——不过,Lucia身上的不幸渐渐累加,这种感觉不是很key吗?

      田中:不错,基准点是很key的。

      回复
      大版主
      Lv2
      风祭此花时

      龙骑士:主人公对不幸的女主予以救助,像的地方就是这里吧。这种王道式的女主在游戏里没怎么写过,执笔的时候也是一直发愁,毕竟是要给身经百战的key粉们看的。为何构想出合适的女主,我研究了各式各样的作品,不过完全是无用功(笑),最后还是依我的个人喜好完成了Lucia的形象。

      ——Lucia看似强大,内心却是柔弱的,是个引人注目的角色。

      龙骑士:不柔弱的话就没有瑚太朗的出场机会了。我写的剧本经常被批评主人公毫无作为,所以也想给个机会让他活跃一下。

      田中:在路线的构成方面是评价最高的吧

      龙骑士:可也有写漏了的地方。Lucia明明被赋予了巨乳,路线里面却完全没有充分运用起来!...所以,Fandisk里可以试着碰一碰(笑)。

      ——真是让人翘首以盼啊!(笑)

      都乃河:支持者中对如下问题的解释有着热情的讨论:Lucia和旭春花是否为双重人格。一开始Lucia看到复印纸显出吃惊的样子,那是不是演技。如此种种。

      龙骑士:对于这点,比起由我裁定,不如交给读者自己判断....用一个关键词来说的话,可以说是Lucia当中的“纠葛”吧。

      引起热议的结局中蕴含的情思

      ——那么,接下来让我们踏入MoonTerra的领域吧,也可以叫成篝线就是了。

      田中:基本情况在解说部分有详细的介绍可供参考。超自研作为集团而言总是不尽完美,因此非得写出一致团结大干一场的场景不可。为此准备舞台的路线便是Moon篇了。也可以说是CLANNAD的幻想世界。不过读者的意见则颇见分歧。个人线不过是月球上的模拟,类似的说法也有。个人倒是倾向于全都实际发生过。

      ——自Moon以后,SF风格的内容也有所增加,解释上也有难点。

      田中:本意是想让难易度贴近AIR

      都乃河:嗯,毕竟在各处都设有许多解说和暗示,想来不至于完全看不懂。

      田中:精读的话是能懂的,但只是抱着大概的印象读下去,就会搞不明白....大概是这种情况。然而,自己也晓得有难点,这是我的能力不足。要做到LB那么易懂虽然很难,但起码应该达到CLANNAD的程度。

      ——怎么想到写篝这种特殊女主的呢?

      田中:将其作为女主处理的时候,为了仅凭Moon篇就博得读者的好感度,付出了一番努力。相反,Terra篇的篝可以说是傀儡式的女主,因此有意地让她看起来很难相处。为了让Moon的篝讨人喜欢,当时倍感迷茫。初稿和第二稿的篝性格大不相同...

      都乃河:一开始是能好好说话的,key社内也有人觉得那样更可爱...

      田中:第二稿里篝的说话方式就像新闻标题一样了,第三稿则是现在的无口版篝。完稿之后,才听说请到了极为有名的声优,感觉真是暴殄天物了(笑)。难道最初的版本才是最好的?!

      都乃河:类似最初版本的篝在附加路线中也有戏份。

      田中:能让这种容易相处的篝登场,哪怕一次也是很好的。

      ——那么,最后是Terra篇相关。解说中提到是作为“拾穗”而展现的路线,究竟是何目的呢?

      田中:大体是回收余下的伏线。内容约有两册小说文库本的分量,不过必要的话还能简短一半。和key商谈之后,还是觉得不缩短更好一些。

      回复
      大版主
      Lv2
      风祭此花时

      都乃河:再变短就更难懂了。况且一开始也没打算搞成这种终极结局的,只是不知不觉就变成这样了。

      田中:最初的企划中,女主死亡的悲伤结局很多,故而有提案建议弄一个复活所有人的happy end。然而起死回生并非易事。于是路线采用了另一种方式:让女主们无忧无虑地全员集合,以被解放的状态出现。也就是说,Terra的终幕,才是我最开始的构想。若能跋涉至此,这条路线便已无憾。所有女主都在,大家一块去见篝,问题也被解决了....我能做出的happy end最多也就是这样。

      ——唯有瑚太朗一人承受着代价。解说里也讲过,想避免毫无代价的结局呢。

      田中:奇迹式的结局反而更难。即便现在重写,那个结局也着实没有改动的空间了。那是拿着企划书看了一两周才形成的,要是动弹的话便会产生明显的矛盾。

      都乃河:Key内部对此也议论纷纷...比如觉得缺少情感释放(カタルシス)。

      田中:情感释放的性质虽然不尽相同,但想实现的话,情节基本上都是抱着对特定的女主的同情,经由一些不可思议的变故解决问题。Rewrite从以前开始就不是走这个方向,所以是不可能的。

      都乃河:有些意见则是单纯的“看不懂”(笑)。

      田中:我为key工作的时候,总是禁不住想到褒贬不一的Kanon舞线和AIR

      都乃河:是我喜欢的路线(笑)。

      田中:我倒很理解为什么主流会是LB。姑且也是尽可能地去掉了Rewrite中的不幸。

      都乃河:个人以为现在的形式已经做得很好了。

      田中:若是自己以外的作者拿到Rewrite的企划书又会怎么写呢?对此我颇感兴趣。

      Fandisk和未来作品中扩展的Key的可能性

      ——Rewrite发售后玩家的反响如何?

      田中:褒贬不一倒在意料之中,只是两极化程度超出预想。再就是事后才回过味来(笑),是不是有必要大哭一场啊?虽说往那种情节中加入催泪也不容易。

      都乃河:不过,表示自己哭了的感想也不是没有。只不过这回的终极结局不曾以催泪为目标,导致了印象的偏差。个人路线倒是确实有催泪要素。

      田中:所以催泪就看都乃河老师的下一部企划了(笑)。话说在大品牌里面还真是不容易啊。

      龙骑士:以前我一直觉得只要不去大型论坛就不会受伤了,结果我参加的消息刚发表,恐吓邮件就杀到了,真是可怕。不过也学到了很多,现在觉得参加真是件好事。作为一个key粉,我很开心。

      都乃河:我的话,在感想里被否定,多也罢少也罢反正都是惯例了...

      田中:我也总是受着尖锐的批评。我自己一直是很中意Terra的结局的,连这点都被责备的话,果然还是不免灰心...

      龙骑士:这份工作与其说看写作才能,永不消沉的才能没准更重要(笑)。

      ——话虽难尽,差不多也到时候了。请诸位各自谈谈在Rewrite的经验与反省之上打算前进的方向。

      田中:我是第一次在这等规模的大手品牌工作。现在终于完工的心情和反省之处各占一半。若能在听取意见之后将修改过的故事呈现于Fandisk当中,应当会是不错的发展。

      龙骑士:我也学到了许多,很是愉快。所谓学到的地方,换言之也是反省点...万幸的是也得到了写Fandisk的机会,希望在那里继续努力。

      都乃河:制作Rewrite扩宽了作品的可能性,感觉今后的key会变得更为灵活。当然,迄今为止的key式作品大概也是会出的,但为了喜欢Rewrite路线的玩家,搞不好还会再请罗密欧老师和龙骑士老师助拳。敬请多多关注今后的key

      (按:Rewrite自企划酝酿伊始便是求变之作。都乃河曰过,对于key而言CLANNAD就像是墙壁一样的东西,这次的Rewrite却不打算拘泥于固有的品牌印象,最好是让以往觉得自己和key合不来的人们也来玩。)


      回复
      大版主
      Lv2
      风祭此花时

      作者对谈,完,接下来是Visual&Sound解说(原画音声访谈)

      回复
      大版主
      Lv2
      风祭此花时

      三人对各自的“死亡行军”有何感想?

      ——这里将以图像和音声为轴,展开关于Rewrite的讨论。首先有请本作中首次挑战原案的樋上女士,让我们聆听您坦率的感想吧。

      樋上:开发中真是拼了命呢。净是些头一遭的事,总是倍感不安。“能不能做出完成的作品呢?”麻枝君不和企划沾边是从一开始就定好的,因此就算没有麻枝君也必须得设法做出作品给他看,这种压力也是有的。

      都乃河:樋上小姐纯粹是工作量太大了。每天都是一副很辛苦的样子,能够平安无事地结束真是再好不过了。

      ——那都乃河先生的感想呢?

      都乃河:现在想来,我这次的工作跟LB的时候并无变化。那时也有两名外注作家,我则扮演着协调汇总的角色,或许并不算特别辛苦?

      折户:为了集中在工作上,这次我借用了专门的房间,并一直待在里面创作。所以二位应该完全没见过我干活的时候吧?

      都乃河:倒是有感觉到您处于痛苦之中,不过看起来还是老样子就是了(笑)。

      折户:毕竟我基本上不会把内在呈现在外表上(笑)。不过确实,这次的曲子类型甚广,一点也不轻松。音效也是第一次接手,陷入了苦战。

      樋上:和折户老师有关的回忆,就只有傍晚工作结束之后一起弹吉他而已(笑)。

      折户:在Key的网络广播活动中披露以来,拼命地练习了一番。

      为了史无前例的质量,CG Staff陷入苦战

      ——本作中的event CG除掉魔物的画也有100张左右呢。

      都乃河:和以往的作品相比也是相当多的。居然还是一个人完成的原画,真是了不起啊。

      樋上:印象之中,比起张数,特殊的画很多才是更棘手的地方。剧本作家们的指定也很是难办,“能不能符合要求呢”,一边怀着不安一边画着...

      都乃河:有那么难啊?

      樋上:比如说瑚太朗和小鸟看着异色河流的CGGraphic成员在颜色选择上很是苦恼,毕竟现实中可作为例子的没有多少。

      ——本作中的背景部分也很是用心。

      都乃河:背景成员每次都是精益求精,真是了不起呢。比如和千早骑自行车的场景。本作背景中有很多树,也造成了不少辛劳。

      樋上:静流的终场CG也是有三个画面之长,Graphic成员似乎被搞得很累...Na-Ga老师负责上色,结果花了不少时间,流下了许多泪水(笑)。

      都乃河:拜此所赐,那张CG评价很好~。因为上方还有吉尔和帕尼,无论如何长度都是必需的。不过要让画面卷动起来就必须变得相当之长,这点我也晓得...(笑)

      ——本作中纵向或横向的长CG也得到了有效应用呢。

      都乃河:鉴于战斗场景很多,很希望画面能够卷动起来。尤其是千早召唤咲夜的横向长CG,个人很是中意。

      ——樋上女士也有自己画得中意的场景,或是印象深刻的时间吗?

      樋上:篝趴在睡梦中的瑚太朗身上的场景。画的时候参考了名为《咒怨》的恐怖电影中的某个场景,将其作为参考图像放进电脑的文件夹以后,见到的人无不为之一颤。“太可怕了”...有人这么抱怨道(笑)。

      都乃河:那个场景不如说非得恐怖不可,所以这也是没办法的(笑)。

      ——本作中称不上萌的CG也有很多,比如有大量的魔物CG

      都乃河:负责怪兽的氏河老师就算放着不管也能交出帅气的成果,真是帮了大忙。克里沃罗格的话只消说“反正很坚固”,乞力马扎罗的话只消说“用翅膀攻击”,仅靠大概的概念加以指定就没问题了。

      回复
      大版主
      Lv2
      风祭此花时

      ——主角之外令人印象深刻的配角也很多,有添加立绘之类的计划吗?

      樋上:只有井上出于漫画版的需要制作了草稿。于是在ED画面里也有出场,还制作了给卡牌游戏用的版本。

      都乃河:其实加到本篇里也挺好的啊。

      ——洲崎、路易斯之类的呢?

      樋上:本身连设计都没有(笑)。

      都乃河:再怎么说框架也是早已定好的了,所以比起大叔们,还是志麻子的优先级更高一些(笑)。相反,今宫起初只在ED里有画像——虽说是在守护者没了之后,被雇佣为学校杂工的悲惨姿态...顺带一提,关于ED画面中的某一张CG有许多疑问,即海外的四人众不知是谁。直说的话其实就是亚斯茗和魔物使三人组。因为给出过暗示,察觉到的人似乎也挺多的。

      ——不过,论立绘的话也有Moon篇的咲夜HB这种了不得的东西(笑)。那也是樋上女士画的吗?

      樋上:是啊(笑)。

      都乃河:我认为那里是需要立绘的!找个借口的话,这个角色哪怕采取工作量较少的上色方式也是可接受的。所耗费的时间仅是通常角色立绘的四分之一,所以我就强行塞进去了。

      折户先生率领的音声团队也达到了新的领域!?

      ——接下来是音乐的话题。折户先生和游戏发表时所说的一样,似乎写了很多曲子。

      折户:确实这么说过。嗯,写了很多是实话哦。

      都乃河:不是写了20首上下吗?正如当年一个人创作了Kanon的全部音乐。

      折户:Kanon的话,最终似乎是16首曲子吧。不过和那时相比,音乐器材也一直在大幅进步,某种意义上有些部分没准更为轻松。不用像以前一样在所有部分都细致地倾注全力。现在所追求的或许是听上去还不错,当然前提是不给自己增加负担(笑)。

      ——折户先生负责了静流和LuciaED曲子,那么外注的各位是如何分工的呢?

      折户:不知不觉(笑)。

      都乃河:说起来变成歌曲的BGM也很多呢,比如静流线。

      折户:是啊。不过当初还觉得ED用不着上歌曲呢,不限于静流。

      都乃河:诶?(笑)绝对是歌曲的威力更高啊!

      ——Moon篇和Terra篇的“渡りの歌”“CANOE”也是从BGM发展过来的吗?

      都乃河:那些是先有歌,后来才将其BGM化并用于标题画面。最终部分由麻枝老师来做是起先就定好了的。

      折户:标题部分也是他在早期就自奋告勇接下来的。

      ——要说声乐的话,折户先生也写过吉野的应援歌呢...

      都乃河:把那个叫做声乐未免对歌手太不敬了!

      折户:那个是顺手写的。因为本质上说,那个不能是用心制作的曲子,不如说得有股新手的味道。

      都乃河:歌是我同魁大师、脚本中嶋浩平老师三人一块唱的。

      折户:趁路过的时候把他抓了过来,花了一小时让他记住(笑)。

      都乃河:于是中嶋老师开始一本正经地发挥他的美声...

      折户:主要部分几乎全是中嶋老师唱的呢。都乃河和魁大师好比料理中的胡椒盐(笑)。

      ——其他费心或者中意的曲子,也请一并与我们分享。

      折户:井内老师的“深层森林”真不错,在玩家之间也人气颇高。在类似副歌(サビ)的地方本来是使用数字编排(打ち込み)的小提琴的,而我硬是提出要试试实际演奏。

      回复
      大版主
      Lv2
      风祭此花时

      都乃河:正因如此,虽然在体验版中是数字编排,到了成品就升级成了实际演奏。

      折户:外注人士的曲子有不少我喜欢的。在监督和混音之类的场合,比起自己的曲子还要更用心(笑)。

      都乃河:论评价的话,玩家对战斗曲目的反馈也挺好的。“紧张度上升了呢。”

      折户:推特上也有人讲静流end的“恋文”不错。

      ——正想请教这个,折户先生是作曲,都乃河先生是作词呢。

      都乃河:好评虽然令人高兴,但像看诗一样仔仔细细地读起来就很羞耻了。毕竟作词的时候大脑完全是少女回路全开(笑)。

      ——说起作词,龙骑士老师接手了朱音end的“偽らない君へ”,其中有什么缘由吗?

      都乃河:原本是Lucia线的插入歌。魁大师来给朱音线的演出帮忙的时候听到了,说“这个合得上”,因此就放进结局里了。呃,实际上确实挺应景的,所以也不坏。

      ——另一个关于作词的问题。“渡りの歌”的歌词迷雾重重,究竟用的是何种语言,讲述的是怎样的事情呢?

      都乃河:并不是某种明确的言辞。好比是名为篝的乐器的奏鸣,或许不该当作言辞来领会。

      折户:在原声里也没有刊载那个的歌词。麻枝君也发表过不将其公开的意向。大概这个曲子是没法在live上唱了。

      都乃河:即便是日语版的Canoe”,大概都没可能唱出来吧。凑不够两人就唱不了(笑)。

      折户:毕竟几乎没有换气的时机(笑)。

      游戏开发中的幸福、苦恼与“洛克人”

      ——制作期间最幸福、最痛苦的地方是什么呢?

      樋上:提出企划的时候,曾向社长强烈主张要加入动画op。将此实现便是值得高兴的地方,虽说动画的监修也很辛苦...难过的地方,则是因为自己与企划相关,原画以外的工作也出现了许多。明明想要画画,却因为顾着其他工作一天就这么结束了,这时就会感到焦虑...

      都乃河:毕竟需要检查的杂务都堆成山了呢。

      折户:值得高兴的地方...个人没有吧(笑)。因为我基本上就是个冷淡的人。同理,难过的地方也没有多少。...硬要说的话就是同外注人士的交洽吧。除了制作以外,写邮件之类的繁琐工作也很多...和樋上小姐说了一样的话呢。

      樋上:集中状态会被打断呢。

      折户:制作音乐的时候因为杂务中断的话,头脑切换就会变得很困难。明明是为了尽量避免这种情况,我才特意借了工作室的(笑)。

      都乃河:我也有许多难处啊。一旦开始负责剧本统括,社内传来的严格的检查意见全都开始围到自己这里。那可真不好过。明明不是我写的部分,也常常会觉得像是自己在被批评一样。有时社内也会对罗密欧老师或龙骑士老师的剧本给出否定意见。这么一来,就算我觉得没必要改,也不得不将其传达给二位。尤其是罗密欧老师的做派和迄今为止的key风格有所不同,因此社内的检查总不免显得严格。自己明明非常喜欢罗密欧老师的作品的...不过,处在这种间隙中维持着平衡,制作因此得以完成的话,也是一种乐趣吧。

      ——和风格不同的两位作家一同工作,有什么学到的地方吗?

      都乃河:那当然很多!一起工作的话,文体层面上多多少少也会相似起来。罗密欧老师的作风、龙骑士老师富有气势的文章...感觉以后可以充分运用起来。像是《洛克人》一样?同样是从战斗过的boss那里获取武器能量并加以使用。我可喜欢《洛克人》了,尤其是DASH系列啊,结果却中止开发了...(原文注:后面一直是都乃河的洛克人讲座,因为无关所以割爱了)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Rewrite
    • 今日 0
    • 帖子 21
    • 关注 32
      • 大版主
      • 小版主
    • 篝酱的丝带
      篝酱的丝带
      死亡的命运没办法改变……你是这样想对吧? 看不见未来的人类,还真不方便呢! 没问题的,在放弃之前再努力看看吧? 因为注视着你的我,会好好回应你的☆
    • 大鸟咲夜
    • 暂没有数据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卡密兑换